《和刘雪枫先生心平气和地谈几句音乐和音乐学》

爱乐评2019-07-02 19:21:04

点击上方蓝字即可关注爱乐评哦~

《和刘雪枫先生心平气和地谈几句音乐和音乐学》

你好,刘雪枫先生:


前两天,看到某公众号发表了你的访谈——《刘雪枫说把人从井里救出来,我起的作用可能比学院派大》(以下简称《刘》)。有些观点我是很认同的。比如,你说:“因为懂和不懂,就把很多人从音乐拒之门外了,我觉得这个很可怕。”比如,你还说:“没什么入门的,这个入门不入门其实就是一个谈资,你自己喜欢,你从哪个地方都可以进来。”


是的,刘雪枫先生,我和很多同行们一直都觉得,从欣赏的角度来说,音乐是所有艺术门类中,“门槛”最低的:一个孩子视力还没有发育或者还不识字,尚无法看画或无法阅读的时候,他(她)就可以开始听合适的音乐了。一个人也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任意选择他(她)所喜欢的音乐。在这一点上,尽管我们的表述不同,但看法却是一致的。


然而,在《刘》文中,你的许多话,让人非常震惊——难以置信的震惊——你对音乐学的偏见和误解之深、你对音乐学同仁们的无端攻击,还有你那些貌似不容置疑却漏洞百出的论断,都让包括我在内的很多同行难以相信,这是话竟然出自大名鼎鼎的古典音乐普及者刘雪枫先生之口。


我的那些“愤怒”的朋友们,有些检索能力比较强,就找出你当年写《神界的黄昏》被人揭露抄袭的考证材料,以及网友批评你其它方面的文字;有些朋友的数学比较好,看到采访文里说,你收藏了10几万张CD,就做了下面的数学练习:

我不像他们那么能算计,但我又实在太羡慕你海量的收藏,于是忍不住到中国国家图书馆的网页上偷偷地看了一眼,发现他们的藏品中视频和音频加一块儿才和你的差不多(见下图),真令人咂舌啊!

当然,我并不同意那些做数学题的朋友,因为他们的算法针对的是普通人,而你,刘雪枫先生,不是普通人,因为你在采访中说——

看完我更惊诧了,这种惊诧甚至胜过看到“国图”的音像藏品数时的惊诧!尤其想起父母小时候曾对我说,我在3、4岁时还会尿床,我就羞愧难当,都不知道以后该不该向媳妇坦白。


当然,还有些你说的话,我觉得可能不够严谨。比如,你说——

你说的其实不对,领导可能有这样那样的不完美(声明:我时刻拥护领导)。但是,在古典、流行音乐方面的问题真不是你说的那样,不信你看看下面的几张图片。

还有一点我难以认同,就是你认为你有经验,你对音乐很痴迷,所以,你面对公众的讲音乐就胜过音乐专业圈的人,比如,你所列举的两位音乐学界的名人——杨燕迪先生、周海宏先生。当然,对于这个问题,我并不打算和你争辩。我想,那些同时听过你的课和他们俩人的课的听众,一定会有他们自己的判断。不过,你的下面这段话却错得离谱——

通过你的这段话,基本可以断定,你要么不了解周海宏的观点,要么没有说实话。以我对周海宏的了解,他从来没有要求听众欣赏音乐要读谱,他和科普兰的观点也不相同。另外,除了“音乐何须懂”,周海宏先生还有一套“走进音乐的世界”,说句你可能会不高兴的话,他推荐的音乐比你推荐的音乐质量高太多了——这当然是另一问题,你要是有兴趣,我可以另找机会耐心地和你解释,我为什么会这么说。


此外,你真觉得科普兰、周海宏等专业人士强调的东西都是“故作姿态”“蛊惑公众”吗?你这段话的潜台词似乎让人感觉,科普兰这样的专业人士,讲音乐也不如你?——当然,你要是这么想,我也表示理解——因为,对于一个3、4岁就能“读很多书”、“给别人讲故事”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值得一提的是,在我印象中,杨燕迪先生曾不止一次地称赞你对音乐普及的贡献,以及超级发烧友似的那种聆听积累。然而,在我这样的旁观者看来,当你说出:“我绝对胜过他(杨燕迪)”时,你在事实上已经“输”了。我看不出杨燕迪先生会和你针对同样的群体,且讲同样的内容,他对音乐的历史和人文阐释,在一定程度上,已经不是你的那个范畴了,也正是如此,才受到许多知识阶层的欢迎,这和你的普及活动交集并不大。


刘雪枫先生,在你的访谈中,你还提到,你曾经多次参加我的母校中央音乐学院的博士论文答辩。你说——

在我有限的了解中,很多同仁都以参加中央音乐学院的学位答辩为荣,但是,看到你的话,我代表我自己感到有点儿惭愧——让你失望了。我不知道你参加答辩的确切时间,以及你说的“好几次”到底是几次。为了谨慎起见,我多方联系打听了一下,综合各方信息得到的结果是:到目前为止,没有消息显示,有哪个部门曾经邀请过你到中央音乐学院参加过博士学位答辩。当然,如果这个事实有误,也非常欢迎你拿出具体事实来澄清,且一并告知,到底是哪里“根本跟人家没法比”。


另外,你说的“那外国索引都是假的”,我还是有点儿费解,因为对于音乐学的学位论文来说,“索引”是一个极其奇怪的字眼。当我们说“索引”这个词的时候,最大的可能是指向内文的图表或谱例,但这是作者自己设定制作的,所以不可能是假的(可能有错,但不会假)——这和你所表达的意思不符。因此,我猜想你说的“索引”是不是“参考文献”或“注释(脚注或尾注)”?而这二者又不同,对于一篇博士论文来说,同等情况下,多几篇或者少几篇参考文献,完全不影响论文的质量,也就是说,没必要去弄假的。所以,剩下的可能就是“注释”为假——也即,做“伪注”。伪注虽不如抄袭严重,但也算得上是“学术不端”了。由于你没有说明具体是什么情况,我们无法验证你说的是否属实。退一步说,即使属实,也请你相信,你看到的是极个别情况,绝大多数的音乐学论文都是经得起学术规范的层层检验的。


相比较你对音乐学博士的抨击,你对所谓“中国古典音乐专业”的批评更能吸引眼球。你斩钉截铁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