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主义的勋伯格

音乐共同体2018-11-28 14:07:46

浪漫主义的勋伯格


令许多爱乐者望而却步的勋伯格,其脍炙人口的作品并非都挂有他的“十二音”标签。对瓦格纳、布鲁克纳和马勒一往情深的人,一定与勋伯格有天然的亲近感。在令人向往并炫目的世纪之交的维也纳,杰出的艺术家总是通过这样或那样的关系彼此发生着影响历史进程的交集。勋伯格同马勒的夫人阿尔玛一样,都是策姆林斯基的学生。勋伯格后来成了马勒最忠实的追随者,同时他娶了策姆林斯基的妹妹。


▼勋伯格和妻子、策姆林斯基的妹妹玛蒂尔德参加第一届马勒音乐节,1920


▼ 勋伯格和马勒的妻子阿尔玛,1920


听勋伯格,一定要从他完成于1901年的交响诗《佩利亚与梅丽桑德》开始,这里有瓦格纳、理查·施特劳斯甚至马勒的影子,是晚期浪漫主义链条上不可或缺的一环。唱片史上第一个被广泛重视的版本毫无疑问属于卡拉扬1970年代的录音,但是它在1990年代之后至少被两个版本超越。


《佩利亚与梅丽桑德》- 卡拉扬


西诺波利与爱乐乐团版让我见识了勋伯格音乐的丰富感及其变化的层次,只是结构有时会失衡。


《佩利亚与梅丽桑德》- 西诺波利


蒂勒曼与柏林德意志歌剧院乐团的演奏能够让我一口气听完并深深为之感动。在这个版本里,冷峻与热忱总是交织出现,瓦格纳或马勒式的浪漫主义情怀如波涛起伏,感天动地。蒂勒曼在音乐诠释时所表现的细腻情感与作品的现代性有恰如其分的契合。看似散漫的铺陈,却有严谨的内在逻辑做支撑,越听越觉得大有细节可循。和西诺波利相比,蒂勒曼的音色一点没有张扬和华丽,乐句的过渡更自然,却给人感觉其中蕴含着深不可测的能量,令人扑朔迷离的故事有了更趋向深入的厚度。


佩利亚与梅丽桑德》- 蒂勒曼


与《佩利亚与梅丽桑德》同年完成的乐队康塔塔《古列之歌》是我最爱的勋伯格,却长期以来被视为作曲家微不足道的作品,只是最近二十年来录音版本逐渐增多,但音乐史上却仍然没有给予它应有的地位。我现在越来越同意这是一部由乐队伴奏的艺术歌曲套曲,按这个思路去聆赏,会觉得每一段音乐每一段歌唱都是那么的精美,那么好听到迷人。


▼ 位于丹麦的古列城堡废墟


这部原本属于生僻作品的第一个著名版本是小泽征尔与波士顿交响乐团的1979年演出实况录音,它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清新自然,是指挥与乐团处于蜜月期的见证,获奖无数在情理之中。演唱瓦尔德玛尔的麦克拉肯明显比后来的演唱者声音更高亢稳定,丰富的歌剧演唱经验使他的情感表达十分丰富,充满想象力;杰茜·诺曼的托娃同样清真意切,楚楚动人,该角色需要一个宽广的音域,所以许多版本都是用瓦格纳歌手担纲,在声音的甜美和颤音上会有不足,这一弱势在诺曼这里完全不存在。


▼ 《古列之歌》- 小泽征尔与波士顿交响乐团


▼ "So tanzen die Engel" - 麦克拉肯

▼ "Nun Sag Ich Dir Sum Ersten Mal" - 杰茜·诺曼的


夏伊与柏林广播交响乐团录于1985年的版本本身音响丰沛,冲击力极强,朗诵者和梅塔版一样请出了伟大的低男中音歌唱家汉斯·霍特,这几乎是《古列之歌》最豪华的标配。


▼ 《古列之歌》- 夏伊与柏林广播交响乐团


▼ 逍遥音乐节《古列之歌》,汉斯·霍特,1994年


拉特尔与柏林爱乐乐团的录音是他2002年正式执掌柏林爱乐之前一场音乐会实况,独唱阵容堪称当时最强,声音纯净而无杂质,男高音莫泽尔修养精湛,叙述性与抒情性非常动人。玛蒂拉比她唱歌剧的时候内涵更为丰满,使我对她刮目相看。冯·奥特的声音一出,你便相信一切都未曾真正发生过,童话世界的善与恶全由她说了算。


▼ 《古列之歌》- 拉特尔与柏林爱乐乐团


▼ "Du Wunderliche Tove!" - 莫泽尔

▼ "Du sendest mir einen Liebesblick (Tove)" - 玛蒂拉

▼ "Tauben Von Gurre!" - 冯·奥特


拉特尔的乐队提炼出众多细节供你细细琢磨,这是拉特尔之功。他在大结构不失的情况下,让听者享受到一次灿烂豪华的晚期浪漫主义的最后光芒照耀,声音像晶莹的碎片四处洒落,纷纷扬扬地落在所有人的身上,无比温暖,无比惬意。



文中图像来源网络,文字原创如需转载请联系

不得对原文做任何篡改、曲解、诠释与改编


欢迎订阅音频专栏

听雪枫老师讲解音乐故事


点击标题阅读系列文章


少年爱乐在北大

北大爱乐故事(一)(二)

北大爱乐故事(三)(四)

北大爱乐故事(五)(六)




Copyright © 句容古典无调性音乐社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