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分钟74首作品了解现代音乐远离又重返家园的历程

尚音爱乐2018-12-05 12:26:51



20世纪现代音乐在某个层面上可以说它大致经历了一个远离传统又重新回归传统的历程。这种新音乐发展潮流曾经经历两次高潮,以及70年代之后的回归。


第一次高潮


20世纪初,当德国浪漫主义音乐继续盛行,瓦格纳、马勒和理夏德-斯特劳斯的影响还很大;法国出现了德彪西、拉威尔的印象主义音乐;奥地利作曲家勋伯格于1909年完成了第一首无调性钢琴作品,他的无调性管弦乐作品也进行了首演,韦伯恩的《六首管弦乐曲》也相继上演,以及斯特拉文斯基的《春之祭》的上演,都被认为是20世纪初音乐界接二连三的几大“丑闻”。但其中有诸多潜在的追随者。


大约到了1920年代,西方音乐明显形成要求丰富音乐语言和要求革新音乐语言两种倾向,出现了音乐创作的不同的美学见解。有的作曲家保持了19世纪将音乐作为个人表现的的观念,认为自己的创作是古典传统的延续;另一些作曲家出于对旧世界的反叛和对新音乐的探索,否定音乐的表现功能,他们的创作以形式主义的面貌出现。新颖独创,与众不同,成为了他们评判音乐的标准。


20年代以后的音乐出现了流派纷呈、风格各异的现象。在总结一战前的种种实验成果,并加以巩固和发展的同时,也重视对传统资源的开拓和利用。勋伯格、贝尔格、韦伯恩在表现主义音乐中竭力施展无调性的十二音音乐技法,将“音色旋律”的理论发展成为音色作为结构的手段;瓦雷兹、梅西安等人把德彪西对色彩的兴趣和探索,发展成引入噪音和开发新音源的“色彩主义”。斯特拉文斯基、欣德米特以及法国新古典主义者之间有所差异,新古典主义运动也有其矛盾之处,但他们都运用古典材料,而以新的方式加以组织,既是保守的,又是创新的。民族主义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形成更大的潮流。20世纪的民族主义音乐,让古老的民间音乐以棱角分明的形态与现代专业音乐创作并存一体。愈来愈多的作曲家认识到需要用民间音乐和外来音乐赋予现代音乐以新的活力,他们不仅对本民族,也对他民族音乐进行研究和引用。非西方音乐为20世纪的“新音乐’带来一股清新的气息。深奥的现代音乐与听众之间鸿沟日益扩大成为许多作曲家必须面对的现实。欣德米特、法国六人组、英国的布里顿、美国的科普兰、苏联的肖斯塔科维奇和普罗科菲耶夫等都曾以不同的方式尝试改变这一切。在反纳粹统治和反法西斯战争中,所有正义的音乐家,包括曾经反对艺术与政治相关联的人,进行了反法西斯音乐的创作。此时,还有许多的西方作曲家可明显看到创作风格的不断更迭,以及多种风格和手法兼收并蓄的特点。

 

第二次高潮


在上世纪50、60年代。1945年以后,各种流派和风格的实验性又时兴起来,而且有了更大的发展,产生更广泛的影响。比较集中反映在绝对的控制与彻底自由两种类型上。这一时期,科技高度发展,工业化和现代化达到空前规模,新的理念、新的观念、新的生活方式、新的工作条件、新的艺术趣味等等层出不穷。表现在音乐上,追求新的材料、新的语言、新的构思、新的技法。对传统的质疑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在西方大多数国家音乐的民族性已经不再受到重视。与此同时许多作曲家越来越倾向于对作品形式的追求,而放弃思想和情感;也不再把音乐当作于听众交流的工具,而当做纯粹个人都行为。

 

70年代以后


西方音乐,仍呈现多元态势,新音乐实验高潮已经过去。一方面,仍然有不少的作曲家继续用以前的音乐语言写作,各种流派和风格的音乐继续存在;另一方面,出现了新的动向,即一定程度所谓的“回归”的现象,传统又受到重视,这种回归是新与旧的结合。随着科技的发展,交通的便利、咨询的快捷,“地球村”概念的形成,作曲家可以在以往更加广泛的音乐因素的基础上吸收各种养分,东方和西方的距离正在缩短。严肃音乐与流行音乐的结合也变得日益普遍起来。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严肃与流行、科技与艺术等各种成分的采用,使音乐多样化的同时,又呈现出多元的综合性性质。简约主义、拼贴音乐、新浪漫主义。




视频来源网络,特此感谢!

尚音爱乐|人生新境界




本公益平台原创素材、以及部分来源于期刊和网络已授权的素材,欢迎只为交流和学习的转载,实现原文的文化增值,以达尚音爱乐,人生新境界。对原文作者我们一起深表谢意,如有版权异议,请告知我们!我们当及时处理。



尚音爱乐

shangyinaiyue

聆听世界 感悟人生



长按或轻点后右上角

“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

投稿&推荐 shangyinaiyue@163.com.

将音乐推向更深更远处,我的意义

感谢支持专业化、人文化的音乐学习和交流平台


Copyright © 句容古典无调性音乐社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