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节 | 奇葩音乐老师大盘点

沥姐说2019-04-19 12:17:54

 

李斯特:

课堂就是我的秀场


作为音乐史上最帅气又最会耍帅的钢琴男神,李斯特最懂得如何施展自己的无敌魅力。即便在晚年淡出舞台之后,他仍然可以找到自己的秀场,那就是钢琴大师课。


李斯特是历史上第一个上“大师课”(Master classes)的钢琴老师。这种大师课可以说就是为他量身定制的,他顶着大师的光环,不断接受着学生的赞美与崇拜,虚荣心时刻爆棚!



李斯特的大师课是免费的,但门槛很高,学生们必须克服掉所有的演奏技术问题才有资格来课堂上与他对话,课上讨论的都是深刻的艺术问题。


一位叫艾米·费的学生形容这种课堂是魔鬼式的和扣人心弦的,并具有宗教的高贵气氛。“他(李斯特)弹琴的时候,我简直无法呼吸”“他会把目光锁定在我们其中一个人的脸上,我相信他想要绞碎我们的心”。


所以说,李斯特的大师课与其说是课堂,还不如说是他的个人秀场,带着看“维密秀”的心情去感受,你会被爽到。



这张照片就是李斯特与大师课弟子的合影,堪称史上最装逼的钢琴实力偶像天团





 

勋伯格:

别找理由,死回去练!


勋伯格是二十世纪最富影响力的作曲家之一,表现主义音乐的创始人。他率先尝试用无调性作曲,发明了一种叫做十二音的作曲法。他的音乐以刺激、怪诞的音响而著称。三十年代,为了躲避战乱,他从欧洲移居到了美国西海岸,干起了教音乐的营生。


不过,勋伯格似乎对教学没什么兴趣,他的脾气糟透了,经常冲着学生发火,并对学生的行为嗤之以鼻、冷嘲热讽。



有一次他教一位女学生弹奏一首钢琴曲,学生有些迟疑,表示这首曲子太难了,勋伯格随即面无表情地问到:“你是钢琴家吗?”她说是的,然后勋伯格就大声咆哮到:那就坐到钢琴前面去!”


女学生接着问能否弹慢一点,勋伯格命令道:“按原速!不许出错!”弹奏过程中,他一再地呵斥她的错音和速度问题,女学生委屈地哭了,她抽泣着解释道:“我今天早上刚刚拔过牙。”勋伯格立马挖苦道:“你今天去拔牙就是为了弹奏时可以犯错吗?!”

 

切,最烦找理由的,有种玩命练!


 

克列门蒂:

要成为最有钱的音乐老师!


对于弹钢琴的人来说,克列门蒂绝对是一个熟悉的名字,他的小奏鸣曲几乎是每个钢琴孩纸必弹的作品。但你可能不知道,他除了是一位作曲家,还是一位牛逼的钢琴老师,而且很有钱


克列门蒂创立了自己的钢琴学派,训练很有一套,令人不得不服,他自己也弹得很好,连莫扎特都很嫉妒他。不过,他最让人羡慕的是有钱!而他迅速敛财的方式主要在于一方面收取高额学费,另一方面把学生变成摇钱树。


克列门蒂最得意的学生莫过于爱尔兰钢琴家菲尔德了,就是那个第一位写夜曲的浪漫主义钢琴大师。菲尔德从小跟随克列门蒂学习钢琴,他的老爸老妈为他支付了一大笔学费不算,小菲尔德还得给老师当廉价打工仔。当时克列门蒂开办了自己的钢琴厂,菲尔德必须当好销售客服,每天不停地演奏各种钢琴,为顾客展示产品特色。


可怜我就快下单买琴咯……


而跟着老师出差,菲尔德还得忍受克列门蒂的抠门。有一次在俄国,为了省几个洗衣费,克列门蒂拽着菲尔德吭哧吭哧地亲自手洗,两个大老爷们比一流的钟点工还厉害,一边洗,克列门蒂还一边嘀咕:“圣彼得堡的洗衣费太TM贵,而且还会把衣服洗坏!”,或许他觉得这样多念叨两遍,菲尔德会洗得更加心甘情愿吧,OMG!


 

学生就是我的摇钱树兼打工仔



 

成连:

学不会就死到没人的地方去悟!


春秋时期,有个古琴教授叫成连。他收了个徒弟叫俞伯牙,没错,就是那个与樵夫钟子期互为知音的大古琴家。


在成连门下学艺的时候,俞伯牙曾经有一段时间非常苦恼,因为他的手上技术已经没什么问题了,然而情感表现却总是不到位。


伯牙抚琴图

于是,有一天成连很认真地对俞伯牙说:“徒儿,我带你去见一个人,它是我的老师方子春,一个神人,就住在东海的一个岛上,你去他那儿深造,说不定就成了!


伯牙很happy!师徒二人就这么愉快地出发了。船行至东海的蓬莱山,成连对伯牙说:“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接方大师,马上就回来。”说完,划船离开了。

 


然而,过了很多天,成连都没回来。“老师难道是在耍我吗?呜呜呜……”伯牙很伤心。但伤心过后,俞伯牙在这山海之间却顿悟了,原来并不存在什么方子春大师,老师是希望我体悟这山川、这大地、这大自然的魂魄与气韵,这不正是琴乐所追寻的天人合一的旷达意趣吗?!


就这样,这个被成连扔在荒岛的伯牙开悟了,成了一代琴学大咖!

成连:徒儿,佩服为师的遗弃顿悟教学法吗?

俞伯牙:学生佩服得五体投地,最爱老师这种摸不着头脑的诡异教学法!没有蓬莱这趟流浪,就没有学生今天的成就!



沥姐温馨提示:

这种教学法只适合于悟性不凡的天才,

对于一般的学生,

这招可能会让他们从此走上野路子,

或者因为寂寞而发疯,

更有可能会患上深度抑郁。


 

秦青:

关键时刻要亮真功夫!


战国时期有个金牌声乐教授叫秦青。在他的从教史上有这么一个故事:


一个叫薛谭的人来学唱歌,学了一段时间之后,薛谭就自以为已经把技艺都掌握了,于是打算辞别老师回家去。秦青没说什么,他行至郊外为薛谭送行。临别前,他高歌了一曲,那歌声振动山林,连空中的云彩似乎也停住了(成语“响遏行云”就是这么来的)。


哇塞,秦老师好牛!


秦青这嗷的一嗓子直接就把薛谭镇住了。“膜拜啊!男神啊!我还走个鸟啊?连老师的半桶水都没学会!”薛谭听完深感惭愧,当即决定回学校好好听课。


这个故事说明,要镇住学生,老师必须牛叉,能亮真功夫。光知道动嘴皮子而不能示范的绝对不是最好的音乐老师。


我只是有点不理解秦教授为啥不早点亮绝活,非得要等到被学生不鸟才上吗?难道是在耍帅玩低调?也是蛮奇葩的。Anyway,沥姐还是建议各位老师别太深藏不露了,该出手时就出手,早点镇住学生才能让他们乖乖学习,被学生甩的感觉真的不太好。


 

这些死孩子,

非逼着老子亮绝活儿!

年轻人就是这么肤浅!

历史上那些奇葩老师的故事就说到这儿吧,其实我们每个人的一生中都至少会遇到一位奇葩老师,想想看是不是呢?


不管老师是否奇葩,

只要曾经给与过知识,

都应该得到学生的真爱。

又快到教师节了,

沥姐祝福天下的老师都开心健康!

作为一名老师,

我也祝我的学生天天进步!


撒浪嘿~~~


爱沥姐就请关注

沥姐说


敢不敢点开阅读原文啊?

Copyright © 句容古典无调性音乐社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