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诗博览第三十四期

散文诗博览2019-02-05 09:00:10


散文诗博览第三十四期


  散文诗博览第三十四期目录


■ 龙门行船---------------卢静

春之韵---------------- 李英

■ 大地神谕---------------鲁侠客

■ 水域之恋--------------- 杨朝东

 读乌江----------------- 郑立

■ 畅游“巴国三星堆”---------霁兰

  


卢静散文诗



作者简介:

        卢静,中国作协会员,山西文学院第四届签约作家。作品曾发于《诗刊》《青年文学》《散文选刊》《阳光》《星星诗刊》等报刊,被收入《中国年度散文诗》等多家选本。散文集《谁谓河广》入选“晋军新方阵文丛”。曾获文学奖项。



龙门行船



掀开云的帷幔,倏然探出面孔的太阳,蛋黄一样浸亮河心。

潇潇的雨琴,已在几峰青削之外。摇曳的金光,湿漉漉的琴弦,托起蜻蜓透明的薄翼,撞击着纤夫绳索深深勒磨的石痕,又向历史的天空盘旋。


黄河上行船,唐三彩的颜色。

黄的水,褐的土,绿的山树。地老天荒的色调啊,滚烫的生涯,泼泻祖先的心头,指尖流出彩釉的河,那千年岁月,绽放成河上一朵光洁灼灼的莲。

身后是古老雄峙的禹门,前方是险峻古老的石门,再向前啊,孟门的一箭冷月悬挂涛声滚滚,我在黄河三门的咽喉里疾流,我在晋陕大峡谷的吞吐中飞翔。一颗浪珠划过陶胚……


       两岸峭壁,翠松凌空,群峰一层层摊开天书,我从崖顶阅读到崖底,又从崖底重读到巅顶,今生读不尽厚重的字。

       浪拖长时间的啸音向后翻页……

       我屏息,是栖立船头的一只鸟儿。



汾水入黄河



谁不会为花儿拨动琴弦,鲜媚的生命。

我生命的支流,发源于管涔山的云潭,千余里瞻望依依,徘徊流连。当她将投入黄河的怀抱奔向翰海的无垠,最后轻挥告别的手臂,留下了悠长的回眸。

她望见,一朵朵桃花泼剌剌开,像粉嫩的羽翼飞起,飘扬天风的琴声,似鲜活的鱼儿腾跃,翻涌成春天的大海。

汾河阅尽沧桑的面孔,留下希望的微笑,一道闪电颤荡我的心叶。

无数次,黄褐色的沃土从指间滑落,深厚,松软,几乎可以端详它的醇亮,此刻摊开千里画布,印下斑驳可爱的色块,桃花林,青水塘,芦笋田……

细雨洗浴垂柳,黄河涛声隐隐,抚拍青葱的长袖,也送过折笛的行人,吹一曲淳朴的乡音。

苇丛在静谧的晨雾里梳妆,倒漾的晚霞上弄影,禽鸟往往入了神,倾听它沙沙的摇曳,也空啼春忙的庭院,寄语农户的殷实。

春风骀荡,掀开画布的边角,挑露村庄的檐影。

此处不是江南,云根水暖,杨柳牵舟。

此处亦非塞北,苞晚蕾寒,天高地远。

我醉心于大自然的调色盘,赋予黄土地独特的色彩,当我试探诉说,才得知微妙的色素,早潜入我的血液。

桃花开时任好风。

哦,风会将你吹入我的梦境,河津苍头,你目送汾水注入了黄河。






保钢摄影作品


12 March
GlobalVillage
2017   李英散文诗

作者简介:

     李英,笔名叶子,青岛春泥诗社社员,曾获“全国青少年冰心文学奖”铜奖,徐志摩微诗歌大赛佳作奖。作品散见于《儿童文学》、《齐鲁文学》、《当代文学作品选萃》、《中国旅游文学》、《北方诗歌》、《辽河》、《青海湖》等。


春之韵(三章)



  春雪  



       淅淅沥沥,扬扬洒洒,听起来是春雨,细看却是春雪。噢,怎会是――雪?

       三月底慵懒的春日里,这雪说来就来了。并在我熬煮着的茶香里,袅娜穿尘而来,寂寞空灵,迷离又安闲。

       这是雪做的雨。

       它清亮明媚,温柔又依偎。在我扬起的脸上轻沾又瞬息融化,像舌尖曾含化过的巧克力,丝滑、软糯、生香,却让疲惫龟裂的灵魂瞬间泉涌出生命的感动。

       这薄如蝉翼的雪花,已被寒冬埋葬的精灵……是迟到的祝福?还是早来的报春使者呢?抑或是最后的眷恋? 这雪做的雨,比春雨更早一步莅临人间。

       春雪姗姗,鸟羽般纷纷落下。 我看到了斑驳的自己也纷纷落下。

       还有那些轻柔的句式,爱和痛惜,在眼眸与眼眸的对视间,在字与字间,落英缤纷。

     

这难得一见的春雪。它穿透十亿面壁,从茫无涯迹的深夜漫来,形成温柔之苍凉,洞穿天宇,洞穿忧伤,洞穿伤痕累累的心壁。

       它凌厉地俯冲下来,于斜风里,狠劲的抖落掉张扬之气,越发的显出风骨和韵味来。它煽动着翅羽,带着整个天空,下坠的姿势,压住了人间的喧嚣和虚华。

       这才是春雪,一半入土,一半悬空

       这就是春雪,一片将我收割,一片又将我诞生。

       这可是我曾经多么熟悉的一双眼睛呀!

       它一遍遍,擦拭我裸露的孤独,以及我欲盖弥彰的忧戚。

     

而今,它叫醒我的身体,带我聆听大地深处的信念,教我朗诵麦苗鲜嫩的诗行,向我述说飞翔的概念。

       春雪洒洒,以更快更大更密集的频率,在自己的吟唱里,在最后的别离里,忘情地飞扬,飞扬……

       突然,一声清脆柳哨从一个孩子的嘴里骤然吹响,春雪顿了一下,然后落下,躺倒,睡去。

        大地的胸口微微起伏。

        远方的一个手势,于是放平。



 春风 



      春风是在要碎了冬的骨头,卸下肩上的风雨雷电,喝上一大碗包谷酒后,才气喘吁吁跑出来的。

       不,它来时是披着铠甲,举着弓刀,卷着黄沙,携着猎猎风,一路打马杀将过来的。

       它一脚蹬开冬的脊背,一手挑起三月的春帷。

       它很彪悍,很勇猛,很绅士,很风雅,很婉约。

       它一坐下来,就对着万物众生报以一个干净、舒朗的笑。

       它一旦安静下来,就会伸出纤纤素手打扮这个世间。

     

只一丝风讯,空旷了一冬的的山野荒地便沾上一层薄薄的绿意。

       二丝风讯,就摇曳出家乡整个小山村的妩媚来。

       再一丝,就连石头收敛的翅膀也蓄满力量,正欲打开。

       只要是春风吹到的地方,都会长出绿的眼、亮的额、湿的唇、柔的波、清的眸……

       春风最是耐性,它一遍遍,认真的吹拂着寒冬肆虐后残留的:凄清、寂寥、呆板、粗砺、晦暗、荒芜……风过处,开始积淀起生命的色彩。

     

风缓缓吹着,抚摸着老家土墙上斑驳的光阴,吹拂着母亲已握不住的飘尘的白发。风一层层剥掉我身上厚厚的外壳,直至露出柳丝般摇曳的心绪。

       风可劲地吹着,把一场场绵绵春雨也催开了芽,把我诗稿上的文字叫醒,一同素描三月的羞红。

       三月的溪桥边,我手搭凉棚,就能看见正在洗衣的母亲,那遥遥的捣衣声里有母亲的牵挂淡淡浮出,不染忧伤。

       噢,也许只有这春风是最撩人,也最能释怀乡愁的吧?

       我冗长的诗行,被这春风越吹越小,越吹越小,在指尖开出了花朵。



  春雨 



       一滴雨落下,我那被燕尾剪着的故乡,便从稿纸上一跃而下。

       一滴雨落下,牵出体内的柔波,变换,浓缩,过滤,澄清,然后沉入那天幽深的河。

   

春雨一着地,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带领一个崭新的春天肆意奔跑。

      桃李吐红,麦苗返绿,田畴染青,山林晗黛,溪流淌翠……莫不是故乡无尽的颜色。

       一滴雨,藏了无数华丽的转身,还有一些清澈的眼眸。

     土地在苏醒,春天的快乐像鱼儿游着,穿越白云,星星和太阳的笑容。

     春雨在振翅飞翔,婆娑着迎春花的想象,堆积起层层叠叠的记忆。

     一对白蝴翩跹依偎,贴紧两颗玲珑似水的心,穿过雨雾,飞入红尘。

       三月的雨一经洒下,所有的抒情都退去。

       这笔水墨掠过,便逶迤成一幅清丽淡远的山水画。

        这细雨哟飘忽起来,就不肯住下。

     

从天上到地下,偌大的天幕间都由这密密麻麻的雨丝穿针引线,缝补着遗漏的缺憾,乃至孤寂,感伤,哀怨,破败,陈旧……

       我的梦境和诗歌,也在这雨里找到了出口。

     如果你此时正和我一样心意缱绻,不妨也沏一壶茶,依窗听雨,静享天光。

     其实春雨不湿人,你尽可以沐浴着它,去走街串巷,去寻阡陌倒柳,去踏田畴远风。

      我的梦境和诗歌也在这绵绵春雨里找到了出口。

     每一滴雨都承载着一颗成熟的心灵。 所有的雨滴都有我 所有的我都在每一滴雨里濡染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一场春雨,就像我的一次丰满的爱情,高出一生的美丽。

       一场春雨,是我今夜的天堂。


It used to be a glass of wine

                             保钢摄影作品

鲁侠客散文诗

作者简介:

      鲁侠客,山东人,医学专业,爱好诗歌,曾在《星星》、《诗潮》、《延安文学》、《星河诗刊》、《关雎爱情诗》、《山东诗人》、《新民晚报》、《西安日报》等发表诗歌及评论作品。



大地神谕章)



  酥油灯  



它们是雪里的火种,被雪藏起来,只等一双手给它神谕。

酥油灯,从点燃起,它就一直高于头顶。

它在摇晃的人间,被视为青稞的风火轮,在高原上,融化脚下的冻土。

当青稞颗粒归仓的时候,荒凉的高原,总有闪烁的星光,点缀其间,与绿色的磷火,衰败的野草,呼啸的烈风,猛兽与朝觐人的骨骸,一起被视为玛尼堆的姊妹。


盘旋于天葬台的鹰隼,它们的双眼,是悬在高原的另一盏酥油灯,超度法师,念念有词,他们的大悲咒,点亮了亲人的心扉,拂去刀割的伤痛。

这些悬在头顶飞翔的酥油灯,与快速变换的白云和星辰,隐约可见的一条条雪线,让磕长头,匍匐尘土上的子民,像青稞、藏红花、雪莲、冬虫夏草一样,一茬茬,生生不息。

那些虔诚的朝觐者,用膝盖上的血迹,煨养着这块冻土地。

酥油灯、转经桶、玛尼堆,被藏于他们眼睛里,像雪山藏起冷,像布达拉宫、塔尔寺、那不楞寺、扎什伦布寺,藏起宣法的一代代活佛。



  井水的秘密  



它不是为了干涸而生,也不是为了埋葬而生。

井口很小,小的像突然而至的爱情,但它分泌的泉水,很清,很踏实,也洁净,长远。


井壁上易生青苔,毛茸茸,绿油油,它们爬行的速度很慢,很民国。

润物细无声,除了三月酥雨,就是井壁上绿毯样青苔了。

它们又像方正小楷,密密麻麻,抒写着恬淡日子里悠长心事。


深井从不缺水,水向低处汇集,越在高处的水分,越容易挥发。

比如喧嚣的雾气,挂在树枝、屋檐、窗台上趾高气昂的薄霜。

井散布于山野村居,井是慢生活里的民家女子,小碎花布头饰,择青菜,削萝卜,熬高粱、玉米、小米粥,居乡村,侍奉一家老少爷们。

它话少、娴静、与炊烟为伴,与篱笆院墙为伍。


井绳与辘轳,吱嘎吱嘎声里,舀出生活的秘密。

落入井里的月亮,水灵灵,一枚石子,不小心跌落井里,会让井水怀孕。

新婚不久的媳妇,喝这样的水,据说多子多福。


南方多水乡,井多生于北方,井的性格里,暗合了爽快、豪气、大度。

即使大旱,井一般最后在河流干涸后,还会涌出泪花,它骨子里倔强,见不得苟且偷生。


在北方,老井最后干涸后,村里人会封上井口,垒上石碑,刻上几个糙字。

井也有老的时候,像多年的亲人,走远了。

丰雨季节来临,死去的井还会复活。

九泉之下,有很多亲人。

井水之所以汩汩有声,那都是亲人流淌不止的叮咛和嘱托。



  野草志  



它们有石头一样寂寥的命运,是大地母性慈悲温软的头发。 它们幼年生长在希拉穆仁,壮年驰骋在呼伦贝尔草原。 它们寄居在阴山山脉,是河西走廊绿色的衣裳,是西北荒滩戈壁放牧的牛羊。


在它的根部,埋藏着泉水、火焰,它们是水魂的先头部队,说出腾格里沙漠绿洲藏宝路线图。野草里的沙棘草是沙漠干旱,日月星辰,炼成的灵丹妙药。 野草是村庄人丁是否兴旺的暗语,田间地头恣意生长,篱笆院墙被覆盖,野草是背井离乡的谶语,人烟荒芜年迈的守村老人。


陶渊明采菊东篱,它看到的大自在包括野草的自在,他在骨子里种植的一片甘草,让他润肺止咳,磬石之音清朗了千年。野草寿命拜托于它的野性,桀骜不驯,即使把它身躯骨头烧成灰,第二年他还会迎娶春风作为新娘。


如果把大地比作锦绣文章,野草是多种文体载体。 它是散文随性言志的绿色经幡,是小说叙事狂想的猎猎风云,是诗歌言说抒情的根性所在,是散文诗舒展蔓延的筋骨。 野草是命运的占卜师,人间许多谜语都由它组成。 一棵棵野草正穿过我的身体,从头顶冒出,长成森林的模样。








 保钢摄影作品

Q

Q

杨朝东散文诗


作者简介:

      杨朝东,笔名:杨添盛,苗族。一九六二年十二月生,贵州省六枝特区人,曾在《民族文学》《橄榄绿》《山花》《散文诗》《散文诗世界》等全国多家刊物发表过诗歌、散文、散文诗、报告文学、文学评论等。曾获得第五届全国武警文艺创作二等奖,贵州省民族文学政府二等奖和贵州文学奖等。一九七九年入伍,曾当过班长、文书、指导员、副主任、政委等职。现为《当代教育》杂志副主编。



    水域之恋(组章)



走向水边,水火相融


在一千零一个梦的边上,我乘一千零一个梦的翅膀,从大雨蒙蒙的水雾中,从高高的山岗上,从低低的峡谷深处,飞抵你绿草茵茵的沼泽之地,并用一颗心靠拢你滚烫的胸部。

然后,看你的沼泽之美,如何淹没了流水的高度,然后又看流水如何风流出浓烈的薄荷之味,让相思覆盖相思一片。

于是,爱,在一夜之间,吞没了太阳点燃爱的红红火焰,火焰的光芒,让我看见你站在水泽之中,那高贵的头颅,已达到了爱的尖顶,那水火相融的战争,在今夜的沼泽圣地,徐徐拉开序幕。一场爱的盛大的庆典,将在这片水域隆重上演。

此时,我看到在一条河的中央,在一片沼泽地的深处,一位被爱洗礼过的诗人,举着左手,掀开了一片朦胧的水雾。又举着右手,在水边,点燃爱的熊熊的火焰。瞬时,燃烧的火焰,烧开了沸腾的江面,峡谷的深处,沸腾的水,涌起丰满的浪,一浪咬着一浪,一浪一浪剿灭了空寂的寂静。

大水与大火,相融一瞬,那碎裂的声音,铸成了一个长长的梦,那又长又滑的梦,砸进水的深处,喊痛的声音,挡住了一片片飘飞的白云,白云,落下水面,大地平静,蓝天无言。

我站在水的根部,被爱淹没的感觉,谁已无法言说。

世间就是这样,在爱与爱中,结束一场战斗,或者战争与战争相互连着……那是自然之中的自然,那是心跳过后的心跳,那是相约背后的相约,这就是一种爱的哲学。

也许,今生我们就在水边,擦肩而过,有许多美好的感觉,只能留给后人评说。也许,就是这擦肩而过的一瞬,是你的无言的盛火,点燃了我寒冷的寂寞。让我相思的痛苦,被你的温暖折磨。也许,就是这温暖的折磨,才让我在一千次一万次的折磨中,燃烧美丽,燃烧缠绵,那种燃烧的感觉,今生,让我无法忘却。

走向水边,火在燃烧,水在沸腾。在这黑夜之黑,点燃肌肤,点燃水城,

       让水与火的战争,照亮今晚的爱情。



热爱水源,踏梦水城


热爱水源,踏梦水城。黑夜之黑,让梦难寻。

在梦的边缘,我听见水的声音,淹没了爱的缠绵。

今晚,在这黑夜之城,我看见夜的内核,流出了洁白的诗情。情深之处,源头之水,润滑了一种爱的语言。

此时,有喃喃的丝语,打乱了黑暗的神秘。梦,开始失眠,风,停住脚步,窥视划船的人,如何划破水的透明。

我站在水边,看船桨一口一口吮吸水的唇,一晃一荡,摇曳水间。动感地带或无助、深沉,或妩媚、温馨、飞腾。

在粼粼波光的激情颤动里,船桨把平滑的水面揉皱。一时凸起的水波,开始摇晃,摇晃的水波,在水上丰满。持桨的人,陷入水心,握不稳桨,船,摇摇晃晃,失去了方向。

我随风张开翅膀,风的张力,拴住了爱的流淌,流淌的情,流淌的向往,在茫茫的水域里,找到了靠岸的快感。

我知道,热爱水源,踏梦水城,城中的水,水中的城,会有白云朵朵,挂在高高的城门。站在城门看花朵,红润透彻的花蕾,让紫红的欲念,还熟还生,还阴还晴。让礼赞的声音,扬在水面,幸福与快乐,返回了两片滚烫的红唇。

站在水城,我无法说清,荡舟、划船、打梦、喘娇和汗淋淋的那种梦幻激情。

站在水城,船的摇荡,水的透明,草的疯长,让我找回了大海般的辽阔与温情。

热爱水源,踏梦水城。城,给了我一个梦幻般缠绵。



踏梦水城,黑夜难眠


黑夜拖着长裙,光明的语言,洞穿了黑色的缠绵。缠绵的黑夜,有星星

点灯,灯火绽出,黑夜透明。

站在黑夜的高度,抚摸水的深处,草的边上,谁看见透明的水藻里,有水漫过胸堂,那流淌的感觉,让肌肤逼近肌肤,细腻、润滑、透亮、酥骨、坚强……

美,不胜美啊,爽,不胜爽。

今晚,谁让你如此丰满,谁让你如此张扬?

今晚,谁让你做了新娘,谁又让你如此疯狂?

今晚,我看见情在高涨,我看见水在泛蓝!

站在梦的梦上,我不敢露眼相看,只好紧闭双目,任你的体香,醉我无望。失而复得的蜜汁,让我在燥热的夏夜,醉饮苍凉。

醒来,多少花香,多少体贴,多少温暖,还紧紧缠绕着我梦的衣裳。

我知道,这份爱,只为我珍藏,藏得太深、太久了,酱香的味道,我怕被风儿吹跑。

那么,就让我站在这片水域,举起爱的花蕾,颤动在水的水上,风的涌动,情的涌出,我会将喷涌的水枪,喷涌爱的甘泉,洒满花蕾。

蕾中的滴滴甜露,让爱痛苦,让美丽痛哭……



踏梦水城,看山


山高,水深。

爱短,情长。

情之深处,山之高耸,是爱是梦,是梦是爱,搅乱了黑夜之痛。痛中思痛,情潮翻涌……

那踏梦的细节,撑起花的笑靥,那薄薄的红唇,扬动爱的水印,那闪闪颤动的快乐,美中凸现,凸中洁白、娇艳。

那颤动的山,倒映在水面,山的坚挺、秀美,高过山顶。我深入水中,看风吹雨啄,看阳光、星光,如何从你的山尖滚落。

水深草茂,我看见滚落的相思,被水浸泡。

于是,我从水中捞出两颗相思的红豆。在某个漆黑的夜晚,我一个人悄悄把一片相思种在山尖上……

不久,山中长出了两朵洁白的花朵,两朵,像两个大山,别在高高耸立的山顶上。

于是,我从水底,爬上了绿草丛生的江岸,我多想踏梦上山,去拥抱山的挺拨,山的伟岸。可是,雨,淋湿了我的衣服,风,挡住了我的去处,雾,把

我的双眼罩住。今生,也许我已经难已抵达山的高度,抚摸爱之痛处。

那么,就让我站在山脚下,用诗意的嘴唇,点燃诗意的呐喊,然后,躺成爱的丰腴,看山兴叹……



抚摸水城,再次失眠



今晚,留一个空位给你,给梦,梦的呓语,梦的缠绵,会让哗哗流淌的

水声失眠。

今晚,留一个位置给爱情,你来不来缠绵?我站在梦的城,城上只住着一个人。空荡荡的城里,那人像风很瘦;瘦瘦的风,像那人,一整夜都在抚摸着水灵灵的爱情。

今晚,你是爱的供品,我会幻化成贼人,游过梦中光明的城,在城的一角,我会不失机遇,去逮住城中的你,并将你揉皱,撕咬,让你的快乐,在梦中绽出,让水勾住火,让火射刹水,让水火相融,开成玫瑰一朵。

今晚,幸福的人,躺在柔柔的水上,一个人慢慢去品味,幸福的爱情。

我站在水湄,看你靠在梦的肩上,风,掀起梦,一点一滴的水滴,迷失在你芳香的体内。梦里,梦开始丰满,花房里,灯火闪亮,一个人的思想,装饰了一个人的花房,花房漂亮,超过了一个人的向往,而我那只被利用的手,只抓住了一把褶皱巴巴的诗行。

其实,谁都想抓住你粗糙的呼吸,并握紧你狂乱后的心绪。但时间被水击碎,我抓住了那些零碎的记忆,却抓不住你的影子、,忧伤和美丽。只好放下手中的诗行,赶着一朵行走的花朵,飞翔在水的深处。

当潮声响起,你丰腴的美丽,匀成鲜嫩的香梨,挂在梦檐。抚摸梦圆,我心好疼。

今晚,你的美丽的颤动,让我痴迷的相思,又一次失眠。




2018年|春  

                         保钢摄影作品

△郑立散文诗


作者简介:

       郑立,60后,重庆市武隆区作协副主席,作品散见《散文诗》《诗林》《星星诗刊·散文诗》《诗歌月刊》等,与人合著散文诗集《等一个秋天》。现供职重庆市武隆县卫计生委办公室。



读乌江(组章)



1

乌江月:心灯



正月十五大月亮。

猫头鹰坐进老树影,花喜鹊窝入秃枯枝。

圆圆实实的幽梦,我的心灯,冰寒闪亮。苦艾、大蒜、橘皮、干椒、老玉米、枯苕藤……在门楣上,日子料峭。

月色,在老梨树上挺了挺身子。

种子,在石旮旯里睁了睁眼睛。

野河滩,爬满纤绳粼粼的波光。

月亮站在崔嵬嶙峋的群峰上,浓烈的渴望挂在花枝上。

翘望一场场春雨透,倾听一轮轮春色响,抽开惊蛰的门闩,暖月撩人,桐梓花开了,乌江醒了。


月镰,勾了夏的热燥。

麦穗、稻穗、高粱、大豆,赶一路肤润肌滑。

萤火虫灭了灯笼,红蜻蜓睡甜稻叶。呱呱,呱呱……青蛙的胸膛上,一帘月光,哗哗流淌。

船,泊在乌江。夜,仰在乌江。

猜拳行令,嬉侃笑谈,男人女人,家事国事……

老酒,在土瓷腕里晃荡,闪动的醉影在梦里趔趄。人心,偎依在地上,月亮徜徉在天上。

铁犁、锄头、背篼、斗笠、蓑衣……醉进月光

窗户边,声声浅唱,汩汩流响。一只守望柴门的狗,在不停的东张西望。


峭岩,闪进了天高云淡。高树,陷入了月白风清。

涛声,拍打礁石,流泻沧桑的诗,铺展动人的画,弥漫绚丽的景,飞扬激越的歌……与金桂和银桂一起开花。

石榴、苹果、橘子、月饼、酒……都是恼人的秋意。

在月光里空下一个位子、一只碗、一双筷子、一个酒杯。

裹满思绪的月光行走千里之外,撵逐心头那个狠心的人。

望不断的高楼丛林,看不尽的霓影斑斓,吼不休的狂歌劲舞,停不住的盛宴豪盏,挥不动的酒色红颜……

梦醒的时分,让一行清泪,风餐露宿。

总有老人的咳嗽,孩子的梦呓,猪羊的躁动,一次次扯落窗前的圆月。


       风坚骨挺,冬水田是一面冷月镜。山山水水,都高悬在回家的路上。

       鸭鹅蹼掌,撑破心动魂逸的意境。高枝喜鹊,喳叫寂寞难耐的喜音。

       朗朗银辉绾结了年猪的嘶嚎。袅袅炊烟浓缩了冬天的狐步。霜雪拥挤不堪在七拐八弯的山路上。人影兀立在村头七上八下的老树前。

       高的,矮的,老的,小的,一排排欣悦的目光挑举一盏盏不灭的灯盏。

       一条竞猜千年的谜语——从山坡上滚落,堆满了一院子银子。大山不知,乌江不语。

       一盏心灯,天上的月亮在抿着嘴笑。



2

高粱:乌江骨血


乌江高粱,纤纤柔柔两三片黄亮,从女人四月的指尖欢天喜地追赶那些米豆大豆绿豆……涌在坡土上,站在田坎边,听到大土中央玉米粗犷的笑声,闪身躲了。

茁壮的五月,嫩绿在地角,被山羊舔了一口。

六月的欢悦,亮绿在田边,被水牛啃了一嘴。

拔节的七月,只剩一茎真心和一叶晨光沐浴的清丽,也傻呵呵的疯长。

东风恼了,掀倒高粱。西风怒了,高粱倾倒。雷雨撒泼了,高粱无论东西的颠倒。太阳红彤彤升起,高粱腰杆一根根挺起。

玉米挂缨了,稻子扬花了,豆子拖荚了……乱草伏在脚上,豆藤缠在腰上,蜻蜓停在肩上,萤火虫挂在眉梢……高粱吐絮,大地安详。


婀娜纤腰甜高粱,衣袂飘飘糯高粱,翩翩舞蹈酒高粱。

分辨乌江女人的谜题,是谁透了绿亮的谜底?

两只麻雀叽叽喳喳,一只爬在桐梓梢上的红眼蝉,忍俊不禁地喊:知了,知了……

甜高粱熟了,镰刀刈除美艳的花冠。地边三五根,田坎两三根。高粱杆,津津甜,甜在嘴,甜上心,甜蜜是娘心。童谣,开花了。

糯高粱熟了。垂头滚圆圆的籽儿,羞答答的笑。石磨子,吱吱响,一碗汤粑一碗香,鼻子吃了眉毛尝,还是糯,还是香,疼的是亲娘。童谣,结籽了。

酒高粱熟了。一团团醉了的火苗,躺向女人的手掌。满缸子高粱酒哇……日子苦了,咂一口,日子甜了,围一桌,日子淡了,灌一壶。醉了,醒了。醒了,醉了。童谣,长大了,望一眼乌江,亮一声粗嗓:吆哦,吆哦嗬……

高粱,我乌江的骨血。我们滴血认亲。



3

摆手舞:乌的手语


山,是武陵山。水,是乌江水。舞,是摆手舞。土家的舍巴歌,摆手堂……苗家的娇阿依,篝火堆……乌江藏了太阳去,山歌牵了月亮来。

吹起牛角号,吹起铜唢呐,飘起龙凤大旗,敲起大鼓大锣,响起火铳鞭炮,亮起灯笼火把,捧起贴“福”酒罐……抬上牛头,献上粑粑,祭上刀头……让流淌的幸福驱散苦难与孤独。

吃饭要挖土——赶猴子,跳蛤蟆,砍火渣,抖虼蚤,挽麻蛇,水牛打架,磨鹰闪翅,拖野鸡尾巴……生命,在摇摆中激荡;生活,在摇摆中潜行。

点兵啦——点兵歌,点燃了英雄的故事,擦亮了征战杀伐。顺拐,夺路而出。屈膝,撼力而起。颤动,心意归一。下沉,撵河入海……红灯万盏,人千迭,咚咚鼓杂,喃喃语,煞尾的一声,嗬也嗬!

双双摇摆的手,双双腾踏的脚,声声大锣的自然,阵阵大鼓的朴素,场场鼓槌的粗犷,腔腔歌喉的奔放……把土楼的思念,苗寨的神往,都炫在乌江之上。

乌江老了,人也不老。

摆手舞,乌江的手语。摆手舞老了,人还不老。



4

女纤夫:乌江记忆


老纤套,牛皮的。

船来啦——丢了锅碗瓢盆,扔了奶头上的孩子,女人扯船去了。

闷饭糊了,孩子哭了。

肩头硬茧,脚底血泡。

古纤道,心在苦水里煎熬。

攥紧竹篾纤绳,挺一身蛮劲。

一两盐巴,一斤粮食,在殷实的梦境,泪水唏哩哗啦。


老纤套,柔韧的。

踞伏磨盘礁石,追赶石峡吼喊,掬洗澄澈的江水,抚慰娇艳的太阳。

石滩上,一地金光。

没得三寸金莲,蹬踏一双草鞋。

摘一朵水仙花染指甲,捏紧情定三生的老纤套。

死鬼男人的手帕,猴急火燎的江风,捂不乌江的太阳。

纤绳上的激情,在浪尖上跳跃。心上的爱情,在礁石里开花。


老纤套,紫色的。

最后的羊角碛女纤夫,插紧风的皱纹,疏落簪的银发。

痛,是一声远逝的叹息。

号子淬砺的心,从悬崖到悬崖。

吃上拉纤饭,做鬼也不散。

男人喊着号子,女人喊着号子。

苍颜的时光,勒在古纤道;太阳的纤绳,勒在羊角碛。

乌江的记忆。老纤套,滩色潋滟,血光闪烁。









                     保钢摄影作品





霁·兰·散·文·诗

作者简介:

      霁兰,本名胡冀兰。现任职于四川省开江县国企高管,开江县科协副主席,开江县作家协会理事。作品见于《散文诗世界》丶《中国诗歌网》丶《散文诗博览》、《西南商报》、《诗缘会》丶《丽江文艺》、《冬歌文苑》、《开江作家》等报刊杂志及网络媒体。喜爱文学、书画、刺绣、摄影、旅游。



畅游“巴国三星堆”

    走进宣汉(五章)



 南坝帝师文化颂



长空秋水边,和风艳阳天,我们相聚在美丽的宣汉南坝镇。

徜徉在文化长廊,感悟唐氏思想的光芒,站在新时代的讲堂,聆听帝师的不吝教诲。

巍然挺立的帝师铜像正慈面微笑,手执文稿,目光炯炯与世人欣然相望。

古墓探访,虔诚拜谒,悠远的历史浮现。唐瑜帝师才思敏捷,与永乐大帝、郑和大将对良策于金銮殿上。

开国儒臣俯身平民,扎根中华大地,因材施教育栋梁。修养境界方至上,因材施教育贤达,知行合一功夫牢,唐氏思想延古续今兴巴国文明,昌宣汉繁荣。

当南坝文化广场的音乐喷泉翻涌,激情澎湃的巴国现代舞曲华丽转身,谱写着,渲染着,激励着巴山儿女追筑幸福美丽宣汉梦的崭新篇章。


 神怡圣水村



      苍山拥古寺,禅音绕圣水,古柏三柱香,撑起庙宇巍然。
      清泉汩汩龙嘴涌,四季清洌源不断。

圣水啊,我敬佩你历经天荒地老不枯竭,相依相伴着这灵山,滋养抚慰着岁月长河。

古树啊,我折服你无畏摧残扎根深牢,人间万象流转仍旧淡然屹立岁月纵深处,用一颗睿智的心随遇而安。

耳畔回想着龙王的故事,掬一捧甘甜入口,把传神的圣水淌进梦想的情怀,拥吻着,珍爱着今日幸福的祈愿。

绿荫蜿蜒的小道上,鹿走山瞭望峰火台,聆听,历史的厮杀穿越褶皱随风飘来。

焕然的圣水村,总有你意想不到的,盛装整齐的、大片大片的芬芳果园,馋了吧?红心猕猴桃扑楞着眼睛问候你翻山越岭后的垂涎。

环顾,远眺,古寨巍峨,青山如黛,道路盘旋犹如金丝带,青瓦白墙小洋楼新气派。

绿水青山好去处,心旷神怡圣水村。



 我在小木屋与鹿为伴



阳光,云彩,森林,小木屋,梅花鹿,我以为闯入的是魂牵梦绕的童话世界。

产业园的音乐唤醒沉睡的记忆,在森林玩耍的梅花鹿们,张大耳朵昂扬着鹿角奔下山坡,我在夕阳中等你披着彩霞归来,

入夜的星空,我回味着这一场邂逅于高峰岩的绿意盎然。

我在山中的小木屋品读你,美轮美奂的华服下,缱绻着温柔与善良;

我在山中的小木屋挥豪写意,于墨香流淌中感受你的睿智与辽远;

我在清晨的鸟语花香中,看你眨着大眼睛萌化森林大地的心,这个世界是多么地被温柔以待;

我在硕果累累的时光,聆听鹿鸣呦呦的神奇惊艳,品尝自然涵养出的倾情奉献;

在通往松树林的静谧深处,童话里的小木屋,开一扇迎接温暖阳光的窗,我在这里,等你,与松涛阵阵合奏,升起炊烟袅袅……



 塔河传说



巴山深处葫芦坝,声名远播风光好。

将军故里追思忆,文峰塔下话沧桑。

于群峰玉树环抱中,仰望文峰塔,吸天地之灵气,七层窗孔山水尽入眼,飞檐挂铃葫芦针,塔顶直刺青天助文兴。

蜿蜒塔河的恶龙传说,曾是波涛汹涌苦不堪言,如今圣水清泉保丰年。神奇的风水塔于惊涛骇浪中现桅杆,指点热恋家乡的名人志士文武双全。

何等的曼妙,何等的辽阔深远,我入神冥想,将时光回返,以塔的形态砌叠,穿越千年,古镇风骨凛然,气度非凡。

将军故里狮子堡,出走百年,转身,家园在,故土依然,落叶归根门楣耀。

众鸟飞翔,花果飘香,心慕远方,乘风千里,眺望远方来时路,眺望回不去的岁月悠悠,古城多少古今事,已付笑谈中。

深藏的历史成为时代的驻守,勿忘乡愁,塔河摩天岭以直挺挺的脊梁站立,扶直了炊烟,点亮万家灯火,奔赴新盛的康庄。



 土家文化精髓



 “外练筋骨皮,内练一口气”、“ 行家一出手,知道有没有”。土家余门拳,拳术苍劲与柔韧并重,缘于名医华佗创“五禽戏”,世代相传,悉心演练。暨强身健体,又朴实无华。土家人弘扬中华武术精神,从川东走向全国,使人们感受着传统武术的魅力,领悟着中华武术文化的精深玄妙。

民俗博物馆内的那些老物件,从民国、文革期间深埋黄土的器械、藏在泡菜坛子里的医药书籍、压在老人箱子底下的刺绣,精美的雕刻,久违的印在童年记忆中的画报、小人书、粮票……民俗博物馆内的万件老物件,昭示民族文化的光华,也告知我们,历史不可遗忘,岁月沧桑艰苦,人生百味丛生。

触摸历史,心生敬佩,感受民族文化精髓,看到的不只是精美藏品,还有历史尘埃;听到的不只是传奇,还有心潮起伏。

土家族历史的厚重感和文化的丰富感,彰显着独有的深邃的民族文化魅力。

的确,愈是民族的,愈是世界的!




 保钢摄影作品




1、散文诗博览投稿邮箱:散文诗博览<swsbl2002@qq.com>       340814965@qq.com

2、来搞格式:

题目、作者姓名/属地、内容、(稿件下方注明)作者文学简介、通联(电子邮箱、微信号、QQ及空间。也可另附电话号码)及照片等。

 3、说明:《散文诗博览》定为微刊,将在此基础上做年选(纸刊)。没有稿费(可逐步按微刊条件进行打赏)

 4 栏目设置:(根据需要随机波动)

【心声】、【诗画】朗读或朗诵的散文诗作品

【精读】名家名篇

【博览】散文诗作品

【萌芽】初学散文诗

【地域】以地方社团发来的散文诗

【诗论】诗歌理论

【赏析】对一篇散文诗或一本散文诗集进行的赏析(需要诚恳真实到位的点评)

【特稿】专访或散文诗人物故事

【余韵】与散文诗有关的通讯报道及其他

5 编辑部:(根据需要聘任中)

顾问:耿林莽、邹岳汉、海梦、王幅明、张烨、韩嘉川、崔国发

总编:巴伶仁

副总编:戴永成、胡  、杨瑞福

责任主编:梅芷   

美编:保钢、卓卿

编委会(音序排列):

巴伶仁、保钢、戴永成、胡蝶、梅芷、秦艳玲、杨瑞福、卓卿



                      扫码关注我们

散文诗博览,开启诗意人生


Copyright © 句容古典无调性音乐社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