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课程回顾14:第二讲·如何把音乐分析与器乐演奏相结合?

钢琴技术研究所2020-10-13 09:54:26

☝加入我们 | FOLLOW US

和万千钢琴老师共同关注






本期主题:「如何把音乐分析与器乐演奏相结合·第二讲

☞点此了解第一讲回顾

主讲老师:杨子乐

☞英皇乐理6-8级线下培训报名,点此了解详情

本文分享自:ABRSM·从启蒙到英皇考级 *入群有规则

                     及钢琴技术研究所各大群

内容整理:潘欣媛






每晚一道题,增强脑动力








课堂导入


有一个说法是「听觉分析才有意义,乐谱分析是毫无意义的

 

我不敢苟同,

听觉分析于大多情况下是可以的,可是不够可靠。

为什么呢?

请听一下两个示例:



对于示例一,相信各位定必熟知,

经典的:主和弦→ 属七和弦 → 主和弦 的进行

 

示例二:有解决、结束,只是最后的和弦,好像已经和原有调性相去甚远。

 

示例一,示例二 的第二个和弦,它们音响效果一样(属七和弦)

 

然而,

它们的「进行」路线,大不相同。 

 

示例二 表达的是 另一种「解决」方式。

 

退一步说,和声的进行,到了现代音乐已不需要所谓的「规矩」。

若是作曲家们都死守那些「规矩」, 大概也就没有创新、突破了。

古时的音乐,和声进行的方式,以至于转调、离调等,都有严格规定。

虽然如此,一些「创新」、「特别」的进行,都·是从旧有的和声(音响)演变。

 

以上第一种进行,就是最常见,教科书式的 I → V7 → I 。

V7 是作为调性和声而存在。


第二种的进行,虽然同样有着 G B D F 的和声,

然而在音名的定义上,做一点手脚(F ↹ #E)


使和声的进行,出现了新的可能性。

 

然而,没有谱例、理论的支持,光是从感性认知出发, 要理解后一种解决方式,不太容易。


「那么多问题干嘛?!让你背了就是!」

之类的教学用语,不知道各位有没听过。

 

那样不求理解的学习方式,培养了一大批读死书的人。

听觉+乐谱分析,我认为同样重要。 

否则教学、学习一直维持石器时代的「口传心授」即可。


何必创造文字、何必著书,何必读书?




以下 C、E、G 和弦,该怎么定义它?

当我们看到这个和弦时, 是否会首先想到:

这是一个大三和弦? C大调?

→ 这是C大调的大三和弦?

 

但是,谁说过,这个是C大调的调性? 仅仅是根据一个 没有升/降的 调号?

还是 我们先入为主的想法?

 

这只是一个独立出现的和声, 前后没有「进行」, 也没有了音与音的横向连接, 我们从何得知 这个 C-E-G 的调性、和弦级别、功能为何?

 

理论上,你爱怎么定义这个和弦都行。

 

以下有几种涉及CEG和弦的 和声进行:



此时的CEG,方能定义它为:C大调主和弦

 

 

再来一个示例:



以上的示例,更像是强调 F大调的调性, 

这个CEG和弦,就

不一定是以 C大调主三和弦的身份出现。

 


再看一例:



此时的CEG和弦,是以G大调 

下属和弦(IV) - 被赋予了不同的和声功能



再看一例:

同为 CEG 的和弦音,在b 小调成为了 那不勒斯和弦。

(那不勒斯和弦为18世纪的 那不勒斯的歌剧作家们,创造出来的一个和声,由 ii6 演变。)

 

同样的和弦音(CEG),在各种情况下,

被赋予不一样的「功能」


其实人的身份、功能也一样。

 

我去听课,这时我是作为「求学者」;

现在的讲课,我的身份变成了「教学者」;

我回到家里,我的身份转换成「丈夫、父亲」;

 

说到另一点,有很多人,对「应试教育」这词很不感冒。

在我看来 改革开放已历几十年,应试教育的成功不容抹杀。

如果没有应试教育,我国文化普及率比现在还要低的多。

有批评家提及,应试教育,导致了我国科研水平 比欧美日落后。

但是,知识量本身已落后,近几十年极需急起直追,纵是有无穷的想象力,没有充足知识的支撑,能发挥出来不?

想自制火箭上太空,一点机械原理都不会,能成事不?

 

学习音乐,也是一样的道理。

 

我的想法是,先掌握调性音乐的进行方式,合理的和声、旋律进行。

 

什么意思?

 

以大多数听众「能听懂的音乐」,是为客观、合理的前提。

 

有这样一个说法:和声学,学会了就行,死记硬背的记住了也行。

 

 

现在,我讲一个故事:

这是乌龟,与兔子的一场赛跑。

乌龟赢了,

 

 

完了。 


这故事讲的怎么样?

糟糕极了。是不是?

 

 

只追求结果是:「乌龟跑赢了」,

「乌龟怎么赢得赛跑的过程」,毫不在乎。

 

死记硬背,不就是「只追求结果」的体现么?

 

学习是不是应该这样(只求死记硬背)? 窃以为不应该。

 

小时候学过书法的朋友,应能体会:想练的一手好字,买一叠宣纸,磨个墨,然后足不出户,在纸上一通乱写,练着练着成为一方大家?

不可能。

 

还不是得先学会临摹?古代书法家的字,王羲之、颜真卿的字帖买一大堆,字帖上每个字还有中宫格、米字格、九宫格,把字体的分布定好。

按着字帖反复的抄写,假以时日,也能写的人模人样了。

 

学习,不也是同一道理?

我们总是从「抄袭」, 好听一点叫「模仿、套用」开始的学习。

 

另外,对于一些作曲系专业老师,教的是「四部和声怎么摆都行啊,都可以啊」,模凌两可的说法颇多。大家对有一句话叫做「无招胜有招」,推崇备至,这是最高境界,

作曲不是要突破,不断的写新的作品么? 模仿别人的作品有什么意思?

 

但是,学习武术也好,学习书法、音乐也罢,不都总是从最普通的一招一式,一板一眼学起。

把招式玩儿溜了,再想方设法突破招式、规则的限制,方能「无招胜有招」。

什么意思?

 

先学习传统的东西(调性和声),再学习半音体系,20世纪的无调性音乐、多调性音乐、爵士乐, 这样写出的乐曲;

和完全没接触音乐的小孩子,看到有架钢琴,在键盘上乱按乱弹,这是「作曲、即兴」么?

 




正     文



演奏↹和声分析的结合:


贝多芬c小调钢琴奏鸣曲 Op.13 《悲怆》第三乐章 - 回旋曲(第一主题):



我们先分析一下1-17小节 的和声分布


到第6小节

 

有个左手伴奏的分解和弦,如把它们的音高重新排列,

得出 bA C bE #F。

bA → #F 构成 增六度音程,就是刚才所言及的 增六和弦

 

图片上 出现的所有标记 + 的音符,代表和弦外音



8 - 12小节 第一个四分音符 处,和声进行与 4 - 8 极其相似。

 

12小节的「?」处,既出现了 还原B,又有 bB,该以哪个音为标准,去分析和声?

这情况下,左手第二个四分音符 还原B应作为 和弦外音。(与前后的C 相邻)



根据13小节出现的 F bA C(c小调iv和弦),

于是把 12小节定义为 V7 / iv。


下面会作重点讲解:


到 17小节。

 

至此,该乐章第一主题的和声分析完毕。

 

好了,分析了一大堆,似乎还没有任何的「音乐处理」喔?


上面的和声分析,与实际演奏有何关系?

 

然,若连个C bE G和弦,G B D F也无法辨认它的和声级别, 和声功能不清晰,怎么做到准确的力度、音色、发音处理?

尤其是这乐谱 这么「干净」,演奏指示、力度处理屈指可数。

难道又要回到了「那样弹才好听」、「这样才是有感情的演奏」之类的 纯感性层面的教学用语?

 

首先,找出所有常见的「和声解决」点:

 

5 - 6 小节(vii°43 → i6)

7 - 8 小节(i64 → V → i)

9 -10 小节(vii°43 → i6)

11 - 12 小节(i64 → V → i)

12 - 13 小节(V65 / iv → iv)

13 - 14 小节(V7 → VI)

14 - 15 小节(V43 / iv → iv)

15 - 17 小节(连续出现的 V → i)

 

在这个主题乐段,所有的 属功能和弦 → 主功能和弦 进行,(V → i、vii°43 → i6 也算) 其和声解决是 张力强的音响 → 放松的音响,自然是 从强到弱 的力度处理。 

除了 一个, V7 → VI 的和声进行。

 

V7 → VI 是哪种终止式? 阻碍终止。

 

对比完全终止(V - I),阻碍终止(V-VI),同样具备 导音 → 主音 的上行解决。 让听众期待 听到 V – I 的「回家」的效果。

 

然而,V – VI 并没有真正「回到家」,

因为低音的连接方式是:属音 → 下中音,

这是 阻碍终止 与 完全终止 最大的不同。

 

阻碍终止,与 完全终止的听觉上挺像,然而「还没结束」。

所以,deceptive cadence这个用词改的不错,它「欺骗」了听众的听觉。 


上图为谱例 13 - 14 小节(V7 → VI)处,

 

由于是 deceptive(虚假的、欺骗的)的进行,

如在此处 直接弄一个 V7 → i,理论上就不需要再有后续的进行了。

 

何以见得?

 

V7 → i (属七 → 主)的终止,是方向性最强的 完全终止。

(C bB bA G F bE D...)旋律小调式的 下行,

弹完 D(re)之后,我们会期待什么?

 

C 啊!!回到主音啊!!



我们看下谱例,确实是回到主音了,不过加上这个 G → bA 的低音连接,导致这个进行,听起来怪怪的?

好像「解决」了,可是又得到「真正的解决」? 



对比一下 完全终止、阻碍终止 的音响,哪个更有「解决」的感觉?

必然是完全终止。所以说 V7 → VI 是「阻碍的」、「欺骗的」。

 

以下是韩剧迷感兴趣的一段子:

如何让剧情(音乐)能在「解决」后,仍然能继续走下去?

必须得横生支节。

 

终于等到男女主角定情、接吻了,下一步就要「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啊, 对不对?

 

这时候会发生什么?

车祸、绝症、失忆 ABC套餐三选一啊!

方能让剧情继续进行下去。

这样的「支节」,不就是等于音乐的 阻碍终止 么?

 

为了要突出这个「欺骗」的音响效果,

我倾向把这个进行,加上渐强,(在V7 → VI 的进行,张力没有减弱)

然后 VI 的 bA 时值,多延长。(分声部,把bA 弹成四分音符)

以期 VI 的「影像」更清晰一些,更容易让听众去辨认 这个特别的进行。


这个主题,另有两种特别的进行:

12 - 13 小节(V65 / iv → iv)

14 - 15 小节(V43 / iv → iv) 


这个和弦,由于出现了 调性外音,(国内乐理书称作 变音)

是为调性外和弦

 

调性外和弦,包含了调性外音,那是一个偏离原本调性的和弦。

 

以至于它(V65 / iv)的音响效果,比调性内和弦的 张力 更强。

 

把调性音的 bE,变做 「还原E」,有什么用处?

 

还原E → F,为一半音的级进,bE → F,是全音的级进,

哪一组的音程距离 更近一些? 


(音响效果请看下方“增六和弦”处视频)

 

肯定是 还原E → F 那一组。

由于 临时出现的「还原E」,是一个与F音, 或者说与 F调 更有关联的音。(因为本调 c小调不应出现 还原E)

 

这个「临时的 导音」(对于 F调 而言)- 涉及还原E 构成的和弦,与 iv 和弦 更有关,是为(V65 / iv → iv)- 副属和弦

 

副属和弦的意思,是除本调主和弦以外,「其他级别和弦之内的 属功能和弦」。

以至于 副属和弦(V65 / iv → iv) 进行 的倾向性更强。

 

处理这两个进行,

(V65 / iv → iv)

(V43 / iv → iv)

 V65 / iv,与 V43 / iv 功能性相似,处理方式也相似。

 

我选择 做一个渐弱,显示 (V65 / iv → iv)、(V43 / iv → iv)音响张力的解决。

 

另外一个 调性外和弦的使用,位于6 - 7 小节(增六和弦 → i64 → V)的进行


增六和弦, 演变自 iv6 → V 的进行/终止(又称作 弗里吉亚终止)的 iv6 和弦,

 

例:c小调的 iv6 为:F + bA(低音)+ C,进行至 G(低音)+ 还原B + D

请看下图: 


(音响效果请看下方“增六和弦”处视频)

 

补充: i64 - V,被看作为一个 大型的V(属)和弦,上节课以提及此知识点,故不详述。

 

增六和弦,就是把以上示例的 iv6 和弦根音(F)升高半音,是为 #F, 与 bA 形成增六度 音程,是为「增六和弦」。

增六和弦 → V(属和弦)的声部连接,与 iv6 → V 几乎一样。

(然 增六和弦 → V 不再是 弗里吉亚终止)

 




我倾向把 增六和弦稍微强调,至i64做一个渐弱,到V作进一步的弱奏,

显示 (V65 / iv → iv)、(V43 / iv → iv)音响张力的解决。

 

第10小节(最后一个四分音符) - 11 小节 同样有着 增六和弦 → i64 → V 的进行 处理方式雷同。

 

至此,该乐章 第一主题 的处理至此结束。

 

诚然,这样的处理方式,还有不少不足之处,

 

比如是:该乐章,与第一、第二乐章的联系,或需添加音乐修辞性的处理手法:如 17小节的 连续强奏的 V - i 和弦,被视作 horn call(号角召唤),隐藏着「永别」的含意。


不过以上的「解决」、「进行」,

的确是 基础和声学(英皇乐理6-8级)的学习完成后,要起码达到的音乐分析水平。


「以上的音频,是与笔者所述的处理方式最接近的演奏版本」

 

 


结     语


在我国的春秋战国时期、

希腊文明、

西欧的文艺复兴、

 

它们都有一共通点:

Enlightenment 启蒙时代

 

标榜的是 以人为本 的新思想

对旧有事物、知识、思想 进行批判。

只有经过这些,社会才有进步、知识科技才有发展。

 

知识不运用、讨论、批判,是毫无学习价值的。

 





关注本公众号,查阅更多课程回顾

英皇乐理6-8级线下培训报名,点此了解详情






主讲老师

杨子乐


12岁考取英国皇家音乐学院八级钢琴演奏,及英皇乐理八级证书。

师承著名钢琴家音乐教育家 岑健威,爱尔兰籍钢琴家John O'Conor

2000年留学美国。

2003年以优异成绩考入美国加州州立大学旧金山分校(San Francisco State University)深造音乐系 音乐教育专业。

2005年任教于旧金山城市学院(City College of San Francisco)音乐系,担任钢琴主科讲师。

2012年学成返华,与在香港有三十多家分行的青苗琴行董事长 黄伟达博士合作,担任香港青苗琴行有限公司教学总监。

于 香港国际音乐艺术大赛 广东、香港赛区担任常驻评审委员;澳门钢琴邀请赛评委。

2014年起,多次于全国各地举办 英皇考级相关的讲学、钢琴大师课,教学层次分明,条理清晰,课堂内容充实,深得同行老师的推许。


比赛/演出经验:

获得香港杰出青少年钢琴家公开赛优异奖,第25届美国加州三藩市青年钢琴家大赛银奖(独奏、协奏曲),与美国加州圣荷西交响乐团协作,于三藩市举行的新年音乐会演奏。

杨老师在国外受到多年的良好教学训练和能力的培养,注重舞台表演训练,在乐理、钢琴演奏等各个领域,有扎实的理论基础和实践经验,有深刻的乐理分析能力。

十五年以上国内外钢琴教授课题研究及相关工作经验,流利的英语沟通能力。钢琴比赛的评审经历,能更好的关注学生的指导,并更好的分析其优缺点,使每位学生的成绩和乐理的基础有显著的提高。

重点教授英皇考级各部分的应考技巧和策略,提供模拟考试,并详细解答出错之处,有助于学生了解自己的优缺点,深受国内外的学生家长的一致好评。










钢琴技术研究所欢迎你的加入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好友请备注


微信交流大群

Hamelin·Godowsky

Leschetizky·Cortot(已满员)

Liszt▪钢琴技术研究所   诚邀各位 入群实名




Copyright © 句容古典无调性音乐社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