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 林铭述:凝动音乐的演奏者

凤凰微视觉2018-12-14 07:48:54


林铭述

凝 动 音 乐 的 演 奏 者


和煦的阳光,透过巨大的钢梁和玻璃组成的“天幕”,洒进乳白色的地面,形成斑驳有序的图案,且缓缓地变幻着,使上千平米的空间如同太空一般科幻。中国著名建筑摄影家林铭述置身其间,接受凤凰的专访,仿佛一下子就被周围巨大的艺术磁场所笼罩,所净化,思维倍加敏捷,话匣子打开就收不住。


林铭述接受专访视频


当今社会,“跨界”是一件很时髦的事情,也似乎是一种很有范儿的称呼 ,一专多能,聪明绝顶。然而,与昙花一现、技艺粗浅的主持人演电影、电影演员唱歌不一样,75岁林铭述的跨界是用一生走过来,实实在,跌宕起伏,跨得有主有次,成果丰硕。出身建筑世家,酷爱音乐,曾获美国坦波尔大学音乐硕士,却以摄影为职业的林铭述,绝对是跨界成功的典例。

林铭述在凤凰中心接受专访


漫漫跨界路

我父亲林乐义是非常著名的建筑师,他设计的几个主要作品,都被世界建筑协会和中国建筑协会联合认定为百年最优秀的作品之一。如北京电报大楼、首都剧场等。可是年轻时的我却没有子承父业,偏偏改投了音乐之门,这主要是受父亲的影响。

北京电报大楼——林铭述摄影作品

北京国际饭店——林铭述摄影作品

父亲酷爱古典音乐,整个书房布满了唱片,设计时也播放着优美的古典音乐,让我从小就耳濡目染,深深地爱上音乐,他不在家时,我就拿那些唱片一张张地听,受益非常大,最后轻而易举地考上中央音乐学院。1971年我进入中央乐团,成为国家级的巴松演奏员。1972年,还参加了欢迎基辛格的田园交响乐合奏。

林铭述组织了中国第一个中央乐团木管五重奏组

1984年,我赴美求学,师从世界最著名的三大演奏家之一的加菲尔德。1990年,我顺利地拿到了音乐硕士,美好的生活前景似乎光明一片,但命运弄人,我突遇车祸,医生告诫我很长时间不能上台演奏,从此我的职业音乐生涯戛然中止了。

关键时候,摄影帮我的大忙,让我的生活有了转机。

林铭述摄影作品



漫漫跨界路

我最早接触照相机是上小学的时候,我的叔叔送给我一个柯达方匣子照相机。


上中学和大学时,我经常拍照,于是有了点小名气,学校有什么活动也让我来照。文革中,我到江南大串联,拍了一些绍兴、杭州、海宁钱塘江大潮的照片,回北京后,给好朋友郭士英、周国平看,当时,周国平就表示要学摄影,他说照片把他震住了,没想到摄影的魅力这么大。

 

二十世纪70年代,我进入中央乐团以后,很多演出照片都是我拍的,因为摄影,我和李德伦成为了忘年之交,他是中国交响乐的奠基人,比我大20多岁。李德伦特别喜欢摄影,自称“摄影鬼”,出国演出时也常带着显影罐和冲洗药水,所以我们两个经常一块出去玩,一块拍照。我还拍过不少著名的表演艺术家,如殷诚宗、秋里、郭淑珍、盛中国等。

李德伦指挥的黄河钢琴协奏曲在农村演出——林铭述摄影作品

李德伦与老农交谈——林铭述摄影作品

到美国攻读音乐硕士时,我与摄影的奇缘更加紧密了。按照规定,我必须完成30学分,其中3分要完全与音乐无关。我选修了摄影,系统地学习了彩色摄影和暗室的课程,这段学历对于我今后树立正确的色彩管理观念大有裨益。

 

在家养伤期间,我的同学得到赴林肯中心演唱的机会,他需要给经纪人提交一张黑白艺术照片,但市场价格要1000美金/张,实在拍不起。他请我帮忙,没想到我一次就拍成功了。于是,我觉得这可能是一个不错的挣钱养家的行当。

艺术家黑白人像——林铭述摄影作品

念头刚有,机会就来了。一个犹太钢琴家要出唱片,我帮助他拍一组照片,用做广告,照片洗好交给他后,我的心还是忐忑不安,没过几天,钢琴家打来电话,告诉我他的经纪人对照片很满意,这一业务,我前后挣了近1000美元。就这样,我的摄影名气一点点打开了。随后几年中,我给不少美国音乐家和中国留学生拍摄了黑白人像艺术照。有一张照片居然还登在美国的摄影年鉴上,实在令我兴奋不已,慢慢就有了以摄影为职业的念头。


此时,我的生命中另一个艰难的决择降临了,我最关注最想念的母亲病了,需要人照顾,我不管怎么样,必须回国来侍奉她。

林铭述和母亲

1994年,我挥别美国,返回北京。

天坛——林铭述摄影作品

故宫——林铭述摄影作品


漫漫跨界路

回国以后,我进入一家传媒公司工作,做一本建筑杂志的顾问,杂志的主编是一个很有名的建筑学家。一次,我到西班牙和法国等地拍了一些照片,在杂志的编辑会上放给大家看。主编最后说了两句话:“第一、今天我们发现了一个人才,林铭述建筑摄影与众不同,但是我说不清楚哪里跟别人不一样。第二、从今以后林铭述可以以建筑摄影为生了。”没想到真让他说中了。

古根汉姆博物馆——林铭述摄影作品

2003年,我到西班牙旅行,第一次见到古根汉姆博物馆,就被它的结构主义建筑设计美所震撼了,造型、颜色、线条奇妙无比,新颖奇特。拍摄时,我突然发现有两个人在建筑前谈情说爱,马上飞奔过去拍了一张,画面里充满了弧线美、色彩美以及音乐感和温馨感,至今我也觉得这是一张很好的建筑摄影作品,但只是信手一拍,还没有真正开始建筑摄影。我当时就猜想,设计师应该是喜欢音乐的,否则怎么可能设计出这样韵律感十足的作品呢。几年前,设计师来到中国,一家媒体记者采访他,问他喜欢什么,他说一生最喜欢古典音乐。我一下子顿悟了。

 

我真正开始建筑摄影是从拍摄北京太阳宫老年公寓开始的,那是一个很不错的建筑,拍完了以后,老年公寓院长对照片非常满意。我自己也觉得很惊讶,照片中的建筑远比现场感觉强多了,美多了,从此我一发不可收获,快速进入建筑摄影领域,也很快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和特点。

国家大剧院——林铭述摄影作品

建筑摄影被称为建筑的最后终结者,因为不管你的建筑设计再好,最终还是要拿给别人看,拿给评委打分的,因此,建筑摄影就显得极其重要了。同时,建筑摄影是建筑的再创造,摄影师在真实的基础上,可以结合环境要素和镜头语言把建筑拍得更宏伟壮观。

国家开发银行——林铭述摄影作品

建筑摄影的画面要有一种均衡感和秩序感,就像是音乐作品起承转合的过渡关系一样,要让人看得舒服。通常,我更喜欢使用超广角镜头,运用彩色图片表现建筑,因为我要更多的表现出建筑的客观风貌和特点,把建筑线条和造型表现得有序和谐。在光线的运用方面,我也十分讲究。同时,我也努力把音乐性注入建筑摄影作品中,把旋律美和节奏美贯穿其间。另外,在拍摄一些巨大的建筑时,我比较喜欢在某些关键位置上点缀人物,可以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

艾菲尔铁塔——林铭述摄影作品

科普西埃的光影容器——林铭述摄影作品

我赶上了中国建筑大发展的好时期!本世纪的前10年,全国各地的建筑方兴未艾,像雨后春笋般地拔地而起,从而为建筑摄影提供了好的创作机会。我整天拍摄,业务不断,各种类型,不同风格的建筑争奇斗艳,异彩纷呈,很多建筑作品都达到国际一流水平。例如凤凰中心给我的印象就比较深。它完全由中国本土设计师设计,并由中国人施工的一个作品。建筑充满了现代性、未来性和幻想性,整个建筑充满流动的音乐旋律和节奏,完全打破了横平竖直的建筑设计传统。不断重复的玻璃板块很美,但是没有一块玻璃是相同的。建筑的整个圆就像是莫比乌斯环一样,物体可在其间循环运动,无始无终,它就象无调性的音乐一样,没有主音,绵延不绝。这个超前的现代建筑作品完全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也为我们建筑摄影创作提供了绝佳的施展空间。

寺庙——林铭述摄影作品

从20世纪到21世纪的转折点上,数码摄影的排山倒海之势扑面而来,在中国,拥有数码相机和摄影手机的人已达数亿。全民摄影的浪潮,也推动了旅游摄影的大发展,让我有机会走出国门,饱览世界各国的建筑,表现东西方不同的建筑文明。我带着各种各样的学生,先后到过40多个国家,除南极没有去过外,世界上绝大多数洲都涉足了。许多重要的建筑景观都艺术地记录下来。

守望——林铭述摄影作品

寺庙——林铭述摄影作品

各种摄影大赛,也推动了中国古建筑摄影的进步,无数的摄影人用相机记录古建筑的美,诠释中华文明的智慧和博大。我担任过全国各种高水平的建筑影赛的评委,也把建筑摄影的知识传授给很多摄影的后起之秀。


漫漫跨界路

好照片是可以听到音乐,美国摄影家安塞尔·亚当斯曾说过:“优秀的摄影作品,应该使人从中听到音乐”,“当我看到一张好照片时,常常会听到照片里的音乐。这并不是我故弄玄虚,自作多情,而是一种结构上的感觉,是音乐自发地从照片中产生出来的。” 


这方面我深有同感,从我的摄影教经历中看,音乐真是打开摄影艺术之门的一把金钥匙。有的摄影学员深有感触地说,音乐具有“点穴”的功能,让他们顿开茅塞。

远眺布达拉宫——林铭述摄影作品

故宫——林铭述摄影作品

19世纪,德国著名哲学家叔本华曾经论述过艺术的关系,他的艺术阶梯像一个金字塔,从具象到抽象方向上延展。他把当时具象的建筑放到最底层,而把音乐放在金字塔顶尖上,称之为整个艺术皇冠上的明珠。因为音乐是独立于语言之外的另一种思维,无影无踪,无形无色的。那么,我们今天将音乐和建筑有机地融合在一起,并用当代最新的摄影艺术形式来表现建筑,将是一个韵味无穷的、意趣实足的新型艺术组合,一个心潮激荡的影乐和弦之作,实在令人兴奋。

凤凰中心——林铭述摄影作品

明月相望——林铭述摄影作品

好的摄影师一定是一个杂家,这是因为功夫在诗外,往往跨行越远,他对你的收益权越大。跨界从事摄影,我觉得很幸运,可以把最喜欢摄影变成工作,用它来作为观察世界表现世界的手段,太有意思了。黑格尔曾经说过:“建筑是凝固的音乐” (注:另一种说法是哲学家谢林提出的),梁思成建议修改为“建筑是凝动的音乐”,十分精辟,那么摄影师就是“凝动音乐的演奏者”啰,我愿意担当这个角色。作为建筑摄影师,我们要读懂建筑的内涵,参透艺术的实质,并用跨界的知识,到位地展示出建筑的独特魅力。我自认为是三个半瓶醋,在音乐界,是摄影比较好的; 在摄影界,是音乐比较好的; 在建筑界,是音乐和摄影比较好的,仅此而已。

 

冥冥之中,人生好似一个圆的轨迹,命运自有安排,你只要走好每步就行。我出身于一个建筑世家,但却走上了音乐求索之路,最后,我却以摄影为生,以建筑摄影见长,细细琢磨起来不由得不有些宿命的感觉。阔别中央音乐学院50年,不久前我应邀回母校上课,却是以摄影专家的身份,回去教摄影选修课,实在有些戏剧性效果。人生如梦,此言非虚!

寺庙——林铭述摄影作品

会馆——林铭述摄影作品

概述

漫漫跨界路,艰辛而丰富多彩,坎坷跌宕而惊心动魄。有诗意盎然的浪漫,有哲学思辨的意味,更有轮回宿命的暗蕴。一位经历如此的老摄影家,把多种艺术精髓融于影像之中,作品的感染力自然不凡。他用点线面弹奏摄影的乐章,用光与影撰写作品的图谱,用色彩抒发灵感和情怀。林铭述,撷时间和空间的精妙,集跨界艺术的合力,成为凝动音乐的演奏者,可敬可佩!



凤凰中心——林铭述摄影作品




视觉盛宴更多精彩


专访 | 李涛:艺术学习中,一定要眼高手低

钟维兴 | 站在摄影大师前面的摄影师

冰山下的塔什库尔干,世界屋脊上的璀璨明珠

品一本沧桑神秘的古典,留一丝诚挚的微笑

他们告诉你,劳动最光荣

Copyright © 句容古典无调性音乐社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