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教岁月(十一)

小学男老师2019-02-03 11:29:22

(十一)方娜成为新班长    三哥家里打麻将

 

10.23 星期一

学生来到学校后,我们开始上课。我拿出一个小绿本展示给学生看,“这是《小学生必背古诗词70首》,每个小学生在六年级毕业前都要熟练掌握。五六年级以后,大家学习任务比较重,再想背诗很难找出时间,所以四年级背诗正合适。大家看,我在每首诗前面都标了序号,大家背诵的时候也要把序号背诵下来。”

“老师,为什么要背序号呢?”有学生提出了疑问。

我肯定了学生的提问:“问得好,这个序号可是你们的好助手啊!比如70首古诗你都背下来了,老师要检查你一遍,没有这个序号你可能会漏掉一些诗。”

同学们纷纷点着头,表示理解。我又接着说:“当然,如果只是这个作用,我就不让你们背诵序号了。”学生的注意力又被我吸引了过来。我慢悠悠地说着:“你们看,六年级考试的时候,有可能让你们写出几句描写送别的诗句,或是让你们写出几句描写春天的诗句,也可能让你们写出几句描写边塞生活的诗句。这时,你脑子中一下子不能蹦出这么多诗句怎么办?”

“老师,我知道了!”海冬抢着回答,“在心里把这些诗按照序号背诵一遍就能找到想要的诗句了。”

“对,说得非常好。”我一边表扬着海冬一边继续说,“当然,我们按照序号在心里背诵的时候,只要把诗词的题目过一遍就可以了,因为到那时,诗词的内容已经长在你的心里了。”

“对!”“对!是这样!”孩子们表示着自己的理解。

我又从讲台桌上拿起几份A4纸订的本子说:“这70首古诗我已经给大家打印好了,你们每人一份,咱们可以先把自己会背的古诗在序号上画一个对勾,然后每天争取背诵一首新的,每背会一首,就画一个对勾,看谁背的多,怎么样?”

“没问题!”学生们的回答很干脆。

我把自己订制的古诗小本发到孩子们手中,补充道:“你们手里只有古诗词的内容,没有诗词的读音和意思,如果有需要,可以自己到讲台桌里拿这个小绿本来查看。”说着,我给大家翻了翻小绿本,然后把它放到讲台桌里。

  

 

10.24 星期二

今天,我又要带孩子们去多媒体教室讲课,孩子们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兴奋了。可是,电脑却很不听话,后来一检查,原来这台电脑的系统坏了。我没有系统安装光盘,只好带着孩子们悻悻而归了。我心想,下周一定要把修理电脑的工具带过来。

 

10.25 星期三

周一和周二,分别进行了语文和数学的考试,我和孩子们约定好,用两科的总成绩来决定这次的班干部人选。

第一节课,我讲完两张卷子,准备给大家公布总成绩。

看着孩子们一个个紧张的样子,我反而不急不忙地对大家说:“在公布成绩之前,我先给大家排一下学号,以后咱们公布成绩或是干一些其它事情,都可以按照学号的顺序。原则是先女后男,按照姓氏的音序来排列。懂什么是音序吧?”

“懂,就是大写字母的顺序。ABCDEFG……”下面有同学举例说明。

“对,就是这个顺序。”我肯定了学生的答案,“我来说一下咱们的学号:1号程雪,2号方娜,3号李亚男,4号郭林,5号刘海冬,6号王东强。”

我看到海冬朝他座位右边的方娜比划了一个“二”的手势,还小声地说:“二,二……”方娜白了他一眼,把目光投到我这里。

 “现在公布考试成绩!”教室里鸦雀无声。

程雪语文87,数学91,总分178

方娜语文97,数学94,总分191

亚男语文88,数学86,总分174

郭林语文91,数学93,总分184

海冬语文93,数学96,总分189

东强语文83,数学79,总分162

成绩念完了,我看到孩子们一阵窃窃私语。

方娜学着刚才海冬的样子,朝海冬比划了一个“二”的手势,小声地说:“二,二……”海冬没理她,用胳膊肘撑着桌面,两只手抱住头,发出了一声长叹。

我开始公布干部人选:“班长方娜,副班长刘海冬,学习委员郭林,体育委员程雪,卫生委员李亚男,宣传委员王东强。”

“噢,噢!”郭林又欢呼起来。其他同学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东强问他:“你班长都没了,还高兴什么呢?”

“你们啊不知道!这个班长我早就当腻了!”郭林那副得意洋洋的样子让别人觉得他好像又考了第一名。他脑袋一扬,接着说:“你们知道吗?我一直盼着能当学习委员,因为学习委员代表着学习好啊,咱们来学校上学,不就是为了好好学习吗!是不是!哎呀,今天我太高兴了!”

听到郭林这样的言论,大家都很无语,我甚至连讽刺他的想法都没了。

 

 

10.26 星期四

今天中午,惠阳约我晚上去他们村打麻将,我愉快地答应了。

晚饭后,我们在学校了待了一会,惠阳就用摩托车带着我出发了。

我们来到一个惠阳称为三哥的人家里,我也随着叫三哥。三哥人很热情,又让烟又让茶的。三哥的媳妇和孩子都在门头沟城区上班上学,他在这里镇上的邮局工作,每周都要有几天住在村里。

没一会儿,来了个比我稍微小几岁的人,他们管他叫大海。

人齐了,我们就开始打麻将,我们玩的是一块两块的,赌注比较小。

我们一边玩一边聊。我得知,大海是镇上卫生院的医生,还没结婚,晚上凑到一起打麻将也就是解个闷子。三哥说,村里张立东他们都玩1020块的,讲究还特别多,输赢经常上千,搞不好玩半宿一个月工资就没了。惠阳说,那帮人是纯粹的赌徒,他不会带我去那里玩的,即使我想去,他也会把我拽回来的。

聊天中我还得知,附近几个村子都一样,晚上最大的娱乐就是打麻将。赌多大的都有,玩到几点的也都有。看来,这大山里面把我们的国粹发扬得不错。

我们约好玩到十点就散了,惠阳骑着摩托把我送到学校后,再骑回村里去。

嗯,玩得挺过瘾。数了数,赢了三十多块钱吧。

洗洗睡。

 

下集预告:

(十二)孩子得病问半仙   狂风肆虐起尘烟


Copyright © 句容古典无调性音乐社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