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说抟壶与画壶

经典陶坊2019-04-09 06:04:07


各地的朋友们陆续收到了《不可一日无此君——经典紫砂十二式》年历。画中情境趣味横生。大濛先生是江南大学副教授,江南文人画代表人物。他与经典陶坊李先生多年知己,2011年合作出版《文人壶》;他长于镌刻,近年又首倡“文人草”,种蒲造盆,出版《蒲草》。




▲《文人壶》王大濛著,山东画报出版社 2011年出版


▲《蒲草》王大濛著,广西美术出版社 2015年出版



他说中国人玩得复杂,得生生之趣。他自己的生活就是如此。本文是大濛先生特别为经典陶坊微信公众号所写。大家小文,写心中逸气。经典陶坊借此恭贺各位新春快乐!



闲 说 抟 壶 与 画 壶

|   王大濛   |


宜兴紫砂壶的制作古时称“抟壶”,与手拉坯成形不同,紫砂壶的成形工艺是以泥片拍打成形的,这在世界陶瓷工艺成形的方法上是一特例。学做紫砂壶难度之大,不经过三年的寒窗苦修门都进不去,当然还得靠抟壶高手的引领。


▲一拳石斋 /王大濛先生书房


紫砂壶的造型分成几类,光器(是一种简约的几何型),方器(顾名思义即为四方或六方形),花器(借助自然中动植物等形态加以符号化成型的壶),筋瓤器(以瓜等外形有规律的起伏形态,加以连续也属符号化了的造型)。这几类中文人大多选用光器作继续创造的开始。如清代的文人陈曼生将他的诗文书法印章都加入到一把紫砂壶中去,增加了壶的文化含量。他与杨彭年的合作,也会以文人的造型观念让其加以改造传统壶式,使文人的诗书画印在紫砂壶中得到彻底的展现。也让茶人在执壶泡茶的过程中欣赏到加入壶中的艺术,使人们进入到壶之外的境界。


▲文人壶镌刻/王大濛先生创作


这里说到光器几何型的造型决非西方人观念上的几何型,中国文化的造型观念有自己的一整套体系。西方人造器是以黄金分割,构成完美,实用为原则,仅仅这样中国人不过瘾,中国人的造型“游戏”规则要复杂的多。比如“汉方”、“传炉”、“水平”、“掇球”、“梨形”、“德钟”、“周盘”、“石瓢”等壶式,这些造型之名称或取之自然物的意象,或取之上古古器之形并加以再创造,是有精神情感的因素在其中,中国人造器不具有精神情感的器物是不造的,它们都具有“温暖的人性”。因此,在使用紫砂壶以及其它器的过程中使我们的精神得到升华。中国人造器不仅是“悦目”,更重要的“悦心”。


▲朱泥矮梨形壶 /经典陶坊出品


紫砂壶的造型的一圆一方一点一弯都要具有生生之趣,它是一种活象,不以单纯和谐为满足,比如壶把的一弯要有力要圆转,常言道似壶身中长出来的,这一弯要具“筋、血、骨、肉、气”五个生命要素,这是一种彻悟造化深层次的思想。这也是现今紫砂行业中评判一把壶高低优劣的原则。其实还有更多的游戏规则,所以不简单很复杂,很过瘾。


▲《流传-宜兴当代紫砂艺术》经典陶坊出品


中国艺术“游戏规则”复杂,首先在于中国人就喜欢很复杂,不复杂不好玩不过瘾。一个简单的事搞得特别复杂,心里的东西不告诉你,让你去品,让你去意会。有人说半句,听不懂,无锡人说的这人不吃“灵子”。说话听音,指桑骂槐,生活中人与人相处都需要敏感与智慧。有人说做中国人累,但从另一角度看,中国人会玩,会生活,生活的“游戏规则”比西方人复杂得多。有一本书《中国人的智慧》专谈这些蛮好玩的。人到退休应该安安静静的修身养性,但是众多的“同学会”,微信拉群,聚会、吃饭、打牌、跳舞……不亦乐乎,“人不复杂”死不休。这也许就是中国文化中的生活状态,孔子的《论语》就是专门研究人与人关系的“圣经”。


▲王大濛植蒲


中国画的“游戏规则”同样是复杂的,并不是常人想象的大笔一挥弄几笔那么简单。中国绘画史上要数无锡元代大画家倪云林画的画最为简单,看似简单,其实细观之他的绘画最为复杂,大片的空白,是太湖,是天空,是云气,是无言不告诉你,让你去品。让你去想。这就是中国历史上最会画画的人之一。也就是说倪云林的绘画“游戏规则”是非常复杂的。




▲容膝斋图/元 · 倪云林


中国人自古以来画画就很明白,在一张平面的纸上画画要求平面造型,他们以不破坏纸的平面美为原则,比如画一条案不是西方人的近大远小相反我们是远大近小,画亭台楼阁均以此法,画器皿壶之类也即此法,这种反向造型使物平展化,增加了平面之美。西方人要到马蒂斯、毕加索才真正的明白绘画平面美的本体魅力,因此马蒂斯的绘画越到晚年越趋向平面化。


▲亨利·马蒂斯创作中/亨利·卡蒂埃·布列松 摄


也并不是说平面的造型就没有空间感,西方人以前的绘画空间感都建立在真实似可触摸的感觉之上,而中国人的空间感是虚拟的更具情感因素。中国人画一个形说到底他是注重心像的,而不以眼见为实,所以,古人说以心写形。心中之形与眼中之形是不同的,所以古人也说“画当心像”。我们见到“心像”的画就能进入画者的内心世界。


▲一拳石斋 /王大濛先生书房


阿文兄嘱我画经典陶坊所制壶十二款,件件皆是传统经典之壶形,因我玩壶三十多载,胸中有壶,纯以心像,得意写之。



▲《经典紫砂十二式》创作手稿


画壶不可以画像为目的,要借壶抒情,壶之外另有一番意思在。八大山人画鱼其意思己远远超出母题本身,孤独、无忘、愤怒、寂寞、惆怅等等情感因素都在里面了。


▲闲坐品茗图/王大濛


中国以前文人说画画都是“写”出来的,明明是画且说是“写”,实际上他们是以符号化的用笔写出一个形,这有点类似音乐,音乐家把那些符号化的音序组合象征某种情感表达出来。



我的十二帧画壶,从整体来说应该是十二帧茶席的意象,追求素雅淡然,这也是文人品茗所追求的境界。在茶席中壶当然是茶席的重器,也是茶人在品茗时关注的主角。


▲经典矮梨形壶图 /王大濛


画要松脱,松并非松散,松是健康的状况,比如人健康的状态自我感觉是松的,一旦疾病来袭渾身是紧的。画亦如此,画一紧,气脉就不通,那些制作方式的画,匠气十足图有其形,神气全无,也就无生命、生机可言。


▲《经典紫砂十二式》设计方案/传器设计


抟壶难,三年只是进门,前面的路还远着呢,不能把精准作为终极目标,紫砂壶一旦脱离了文化不过就是一把普通的壶而已,要达到“神品”游戏规则没那么简单,其中人品、学问、修养缺一不可,这些不是靠吹的,也不靠职称,壶本身会说话的。



画画难,画壶难,因为它是艺术的险峰,到达的人本不会很多。


王大濛

丙申年腊月 写于一拳石斋






不可一日无此君 / 经典紫砂十二式

2017年 丁酉 鸡年 挂历


尺寸:520190 mm

页数:14张

纸张:棉彩速印160克

出品:经典陶坊

设计:传器设计机构



撰文:王大濛、段卉

摄影设计:王俊、传器设计机构


  文字和图片均为原创,版权归「经典陶坊」和原作者所有,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Copyright © 句容古典无调性音乐社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