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艺术大师 | 法国著名作曲家克劳德-米歇尔·勋伯格和他的世界级经典音乐剧名作《西贡小姐》与《悲惨世界》赏析

惊艳国际2018-12-08 12:52:26



克劳德-米歇尔·勋伯格(Claude-Michel Schroenberg,1944—)是法国著名作曲家,与阿兰·鲍伯利(Alan Boublil)共同创作了多部经典的音乐剧,包括《悲惨世界》、《西贡小姐》、《马丁·盖尔》等等。

克劳德-米歇尔·勋伯格1944年7月出生于法国,父母都是匈牙利人。早年的勋伯格酷爱音乐,但未能进入专业音乐学校学习的他,靠着聪颖的天资和敏锐的乐感,在酒吧、歌舞厅里练就了一身过硬的流行音乐基本功,掌握里一般听众的欣赏习惯和音乐口味。他最早是个流行歌手,以唱歌开始自己的音乐生涯,同时也自己写和制作流行歌曲。在厌倦了流行音乐后,他开始想向音乐剧领域发展。



不久他就结识了阿兰·鲍伯利,共同的志向使两人一拍即合。1973年勋伯格开始与鲍伯利合作,两人写出了法国第一部摇滚音乐剧《法国大革命》,该剧在法国一上演就获得极好的反响,场场观众爆满,专辑也售出了35万张之多。第二年他发行了一张专辑,作词作曲演唱全由他一人包了。1978年,勋伯格和鲍伯利开始着手创作史诗性音乐剧悲惨世界》(Les Misarebles),1980年9月,《悲惨世界》在巴黎体育馆上演,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它竟然被硬插在了拳击和马戏表演之间,并在上演后的第十六周便被迫收场。不久就被改成了英文版,并于1985年10月8日在伦敦的巴贝肯(Barbican Theatre)中心首演。当1987年该剧被搬上纽约百老汇舞台上时,勋伯格获得了托尼奖最佳剧本和最佳作曲奖,格莱美最佳原剧组录音版。1994年1月,《悲惨世界》成为伦敦戏剧历史上演出周期第三长的剧目。



1989年勋伯格和鲍伯利偶然间在报纸上看到了一张感人的越南母女分别的照片,他俩联想起了著名歌剧《蝴蝶夫人》,于是开始创作另一部史诗巨作——《西贡小姐》(Miss Saigon)。《西贡小姐》1989年在伦敦的首演和1991年在纽约的首演都引起了极大的反响,不久之后就有了很多海外制作。1994年12月,《西贡小姐》成为在伦敦竹瑞街(Drury Lane)的皇家剧院(The Theatre Royal)连续演出最长的音乐剧——打破了《窈窕淑女》创下的连演2281场的记录。



勋伯格亲自监制了《悲惨世界》和《西贡小姐》的海外制作,同一系列国际性的音乐出版商合作出版了他的音乐专辑。勋伯格与鲍伯利的最新作品是1996年在伦敦首演的《马丁·盖尔》(Martin Guerre),该剧总共上演了一年多,1998年又被卡梅隆·麦金托什(Cameron Mackintosh)重新制作搬上舞台。《马丁·盖尔》虽然没有勋伯格前两部作品那样造成那么大的轰动,但音乐本身也张力十足。

勋伯格除了音乐剧外,还创作了一些严肃音乐作品:《钢琴和管弦乐狂想曲》(Rhapsody for Piano And Orchestra)和《交响乐组曲》(Symphonic Suite),这两部作品于1992年在伦敦皇家阿尔伯特大厅(London's Royal Albert Hall)首演。

勋伯格现在定居巴黎,与妻子和两个孩子过着非常低调的生活。



音乐剧《西贡小姐》作品赏析——

音乐剧《西贡小姐》可以说是普契尼歌剧蝴蝶夫人的现代改编版。一般认为西贡小姐的故事背景是设于越南战争,但实际上剧中情节大多发生在一九七五年和一九七八年间,也就是越南的战后时期。越南战争在剧中是已发生的过去事件。

作曲家勋伯格和剧作家阿兰·鲍伯利无意间在一本杂志里的照片找到西贡小姐的灵感。照片上一位越南母亲在胡志明国际机场的登机口送别她的孩子到美国去见孩子的父亲。这父亲是一名前美国军人,而他能在美国提供这孩子较良好的生活环境。


西贡小姐的剧情从此照片背后的真实事件发展出来,叙说一名前美国军人克里斯(Chris)和一位无父无母的越南妓女金(Kim)在一间西贡的饭店相遇的故事。这两个主角一开始有一段非两厢情愿的性关系,但之后两人互相爱上了对方。不久之后克里斯被迫与美军一同撤退出越南,而必须在接下来三年的时间里与金挣扎地试图处理两人间的情感关系。

在此同时,剧情在传(Tran)的身上有所发展。传是一个越南的老鸨,也是金的老板,在剧中大家都叫他工程师。工程师梦想着移民到美国去实现他的美国梦,但在战后越南共产党政权的统治下,他的心愿并无法达成。


丽雅·沙隆加在剧中饰演金。赛门·褒曼饰演克里斯。当西贡小姐的演出从英国的伦敦西区移到美国纽约的百老汇时曾经有过一段争议:美国演员工会拒绝让饰演工程师的英国白人演员强那森·布莱斯在百老汇继续他的演出,理由是“这将是对亚洲人社群的一个轻蔑”。但是在制作人卡麦隆·麦金塔、观众和许多工会会员的压力下,美国演员工会被迫改变其决定,而允许布莱斯和沙隆加以及接手饰演克里斯的威利·伐克在百老汇开演时同台演出。



《西贡小姐》的诞生在音乐剧史上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它是音乐剧四大名剧之一,创始于1989年,由Claude-Michel Schonberg与Alain Boublil共同创作完成的一部记叙女主人公悲惨命运的感人肺腑的悲情音乐剧。故事发生在当时兵荒马乱的越南战争中,讲述了一个美国士兵和痴情的越南舞女之间的爱恨纠葛的恋情故事。故事最终以女主角Kim不惜舍弃自己的生命来换取孩子美好未来的悲惨结局。而整部音乐剧也因此增添了浓浓的母爱情怀。由于东西方地域上的差距,文化底蕴的不同,容易在艺术表现手法上产生误解与偏差。当人们在欣赏《西贡小姐》的同时,比较容易被剧中优美的旋律和柔美的舞台效果所吸引,往往忽略了殖民主义下“东方主义”的心态:东方女子被西方征服者玩弄并最终被抛弃,而女子还为之殉情的悲惨命运。剧中把东方女子塑造成了一个一心爱情至上,甘愿为之付出一切的形象,却在最后的结局中以殉情来结束悲惨的人物命运。



在《西贡小姐》中,我们可以看到它正以一种新颖的舞台表现手法来解读了东西方文化中存在的一定的差异。同时也打破了人们对于“东方主义”根深蒂固的思维方式与偏差。通过西方观念在整部剧中的塑造,修正了东西方文化理解上的偏差,重新塑造了东方形象,从而真正达到东西方文化很好的结合在一起,使之相互交融,互补的目的。通过记叙东方女性在对于爱情上的执着与忠诚造就了一部令人震撼、感人肺腑至深的有别于其他音乐剧的舞台艺术。



音乐剧《西贡小姐》从一开始就得到空前成功,甚至包括斯图加特多伦多在内的多个城市出现了专门为该剧表演而设计的歌剧院。在1994年12月该剧打破了之前由窈窕淑女(My Fair Lady)保持的英国皇家歌剧院(特鲁里街)上演最久音乐剧的记录。

在经历了一次途经不列颠群岛与爱尔兰等6地巡回演出后,剧组着手修改该剧,以适应场地所限的小剧院演出,新版剧的演出已经于2004年7月开始。

1991 年,Lea Salonga 赢得东尼奖(Tony Award)“音乐剧最佳女主角” 奖项;然而本剧却则在 “最佳音乐剧”奖角逐中败给 Will Rogers Follies 一剧。

音乐剧《西贡小姐》较为著名的单曲有:"Movie In My Mind""The Last Night Of The World","I Still Believe","The American Dream" 以及 "Why God,Why?" 等。



音乐剧《悲惨世界》赏析——

音乐剧《悲惨世界》是由法国著名音乐剧作曲家克劳德-米歇尔·勋伯格和阿兰·鲍伯利共同创作的又一部音乐剧力作,改编自维克多·雨果的同名小说。故事以1832年巴黎共和党人起义为背景,讲述了主人公冉阿让在多年前遭判重刑,假释后计划重新做人、改变社会,但却遇上种种困难的艰辛历程。该剧于1980年在法国巴黎首次公演,原本预计上演八周,结果延长加演,共演出了16周,因之后的场地时程已被预订才不得不下档。

悲惨世界曾被英国BBC电台第二台的听众选为“全国第一不可或缺的音乐剧” 

2005年10月8日,该剧在伦敦皇后剧场庆祝20周年,而且在上映前便已经预订演出至2007年1月6日,取代了安德鲁·洛伊·韦伯的《猫》,成为伦敦西区上演年期最长的音乐剧。《悲惨世界》与《猫》、《歌剧魅影》和《西贡小姐》一同被认为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欧洲最具影响力的音乐剧。


《悲惨世界》改自法国作家雨果的著名小说,在英国公演于1985年。之后,在世界各大洲都有不断的演出,在近几年,它的影响也波及到亚洲,《悲惨世界》有日文版(其他语种还有法语、西伯来语、匈牙利语、西班牙语、德语等),而在新加坡、香港、印度以及中国都已经或是将要有它的演出。也因为如此,它被称为世界上最有名的音乐剧,--当然也许更多人听说过的《悲惨世界》是雨果的小说。不过也因为原书的名气太大,音乐剧在一开始很受评论家的排挤。有些人认为它不该把严肃的东西音乐化懈渎了名著,另一些人则认为音乐加上严肃主题是糟蹋了音乐剧。谁想观众的反应却十分积极,票房的收入相当好,就这样剧团支持过了最艰难的初始阶段。之后不久《悲惨世界》就转到伦敦西头(英国舞台剧中心)后来又越洋过海到美国的百老汇,自此一发而不可收。舞台剧在全世界七十多个城市公演,直到现在,十五年后的今天,仍在匈牙利,德国和日本连续公演。1996年8月5日,在伦敦圣阿伯特剧场(St. Albert Hall)举行的十周年的晚会上,《悲惨世界》最优秀的演员聚集一堂,最后由十七位来自不同国家Valjean出场,用各自的语言演唱“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这也说明该剧在各个国家的知名程度。 



第一幕:故事从1815年的土伦监狱开始,苦役犯在唱着劳作之歌(Work Song)。第24601号囚犯冉阿让仅仅因为救自己快饿死的两个外甥而偷了一块面包,度过了19年的苦役生涯,得到假释以后,被人排斥歧视,只有第涅的主教开门接纳他。但内心充满对世界愤恨的冉阿让偷了主教的银餐具。当他准备远走高飞之际,被警察发现,主教却告诉警察,那是他送给冉阿让的(Valjean Arrested, Valjean Forgiven)。主教的慈悲与宽恕使冉阿让深感震动,决定重新做人(What Have I Done? )。
1823年,更名为马德兰的冉阿让,已经是海滨蒙特勒伊市一所大工厂的厂主,还被任命为市长。他的工厂中有位名叫芳汀的女工,被情人抛弃,将女儿托付给人抚养,妒忌她的女工鼓动工头将她解雇(At The End of the Day - I Dreamed a Dream)。为了支付女儿的抚养费,芳汀买掉了自己的饰物与头发,最后沦为妓女(Lovely Ladies)。一天,芳汀与一个想占她的便宜的花花公子扭打起来。警察沙威不问缘由就要把她送进监牢。此时冉阿让出现,要求立即把她送往医院(Fantine's Arrest)。



路上,一名男子被一辆马车压在车轮下,膂力过人的冉阿让出手相救(The Runaway Cart)。敏锐多疑的沙威不由得怀疑他就是当年被假释的苦役犯冉阿让。可他始终不敢确认,因为不久前“冉阿让”已被逮捕归案。马德兰先生,也就是冉阿让,不愿一个无辜的人代其受过,于是他决定赶往法庭向众人坦白自己的身份(Who Am I?-The Trial)。在沙威赶来逮捕他之前,冉阿让向弥留之际的芳汀保证,他会找到她的女儿珂赛特,而且会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用一生保护她(Come To Me Fantine's Death )。为了实现对芳汀的承诺,冉阿让击昏了赶到医院的沙威,顺势逃脱了(The Confrontation)。
在孟费郿,芳汀的女儿小珂赛特在德纳第夫妇家中备受虐待,却仍然充满天真的幻想。(Castle on a Cloud),这对夫妇开着一家酒馆,粗俗而贪婪(Master of the House),冉阿让来到酒馆,付给德纳第夫妇一笔钱,把小珂赛特带到巴黎抚养长大(The Bargain - Waltz of Treachery)。
时光流逝,已是1832年的巴黎。巴黎街头充满了贫困、动荡与不安(Look Down)。一个偶然的机会,年轻学生马吕斯碰上了已长大成人的珂赛特,一见钟情(The Robbery)。一直追捕冉阿让的沙威也来到巴黎,誓言要将冉阿让追捕归案(Stars)。而这时,倍受人民爱戴的拉马克将军逝世,这使安灼拉和他的一群学生朋友们看到了革命胜利的希望(The ABC Cafe - Red and Black-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德纳第的女儿爱潘妮深爱马吕斯,但她还是把马吕斯带到了珂赛特的住处,帮助他们相见(In My Life-A Heart Full of Love)。正在这时,德纳第纠集了一群流氓准备抢劫冉阿让父女。爱潘妮出来驱散了他们(The Attack on Rue Plumet)。冉阿让误以为是沙威发现了他的行踪,立即要带珂赛特离开此地,马吕斯和珂赛特只好在失望中分手。随后,马吕斯加入安灼拉领导的学生起义军的行列(One Day More)。



第二幕:起义的学生筑起街垒,爱潘妮追随马吕斯来到了街垒,马吕斯让她送信给珂赛特,以使她离开危险的街垒。(At the Barricade)。但爱潘妮只见到了冉阿让,请他将信转交,然后独自徜徉在巴黎街头,幻想马吕斯的爱(On My Own)。沙威混进学生的队伍想要破坏他们的计划,却被机灵的流浪儿伽弗洛什识破身份(Little People)。爱潘妮重回街垒,却身受枪伤,死在马吕斯的怀里(A Little Fall of Rain)。冉阿让读了马吕斯的信,来到街垒参加战斗。由于他的英勇表现,安灼拉要报答他。冉阿让请求将沙威交给他处置,并瞒着众人放走了沙威(First Attack)。在战争的间隙中,众人饮酒唱歌,各怀心事(Drink With Me),冉阿让望着熟睡的马吕斯,为他祈祷(Bring Him Home)。次日,第二轮战斗开始。伽弗洛什跑出街垒寻找弹药,不幸中枪牺牲(The Second Attack-Death of Gavroche)。

在最后一轮战斗中,除了冉阿让和身受重伤的马吕斯幸免于难之外,起义者们全部牺牲(The Final Battle)。冉阿让背着马吕斯从下水道逃走,中途遇上了以盗尸为生的德纳第,他偷走了马吕斯的戒指和表(The Sewers— Dog Eats Dog)。在下水道出口,冉阿让碰上了沙威,请求沙威允许他把这个受伤的青年送回家,然后就可以任其处置。沙威同意了。但这时的沙威已经陷入了矛盾,他既无法接受自己被一个苦役犯所救的事实,也无法接受自己居然“善恶难辨”,最后投塞纳河自杀身亡(Javert's Suicide)。



战斗结束,但是世界似乎并没有改变(Turning),幸存的马吕斯沉浸在对朋友的追忆中(Empty Chairs at Empty Tables)。与此同时,在珂赛特日夜照料下,马吕斯日渐康复,但不知到底是谁救了自己(Every Day)。在珂赛特与马吕斯的婚礼前,冉阿让主动向马吕斯坦白自己的过去,希望他能为自己保密,不要告诉珂赛特让她伤心。马吕斯听后大惊失色,默许了冉阿让离开的提议(Valjean's Confession)。
在婚礼宴席上,德纳第不请自来,拿出戒指和表作为“证据”证明冉阿让是杀人犯,意图敲诈。马吕斯这才知道救命恩人正是冉阿让!他立即带着珂赛特赶往冉阿让的住处(The Wedding - Beggars at the Feast)。但是冉阿让已经快要死了(Epilogue)。最后,在亲人的陪伴下,冉阿让跟着芳汀、爱潘妮和所有牺牲的学生一起离开人间……(Finale)


关于音乐剧《西贡小姐》与《悲惨世界》不可撼动的音乐剧霸主地位——

在英国伦敦西区常年上演的很多部音乐剧,如《悲惨世界》、《剧院魅影》、《真爱不死》(剧院魅影的续集)以及《狮子王》等等剧目中,唯有《悲惨世界》是25年以来连续上演而从没有下架过的音乐剧。几乎每天上映(只有礼拜六不演)而且几乎是每天都是一票难求,票价也高于一般同等的音乐剧。如果说《剧院魅影》是一部类似美国大片的动作片,你看不懂字幕光听声音和效果就够了,那么《悲惨世界》就是一部带有深刻内涵和承载和很多情感的史诗片。

音乐剧《悲惨世界》的整体音乐气势恢宏,大气磅礴,富有史诗般的色彩,配乐是以古典乐为基础的,营造出了一种磅礴而深沉的气势,与剧中所表达的主题非常符合。 在音乐剧《悲惨世界》中,全新的音乐并不很多,而且旋律很简单。而正是因此,才更显出作曲家超凡的创作才能,用很少的素材就能将雨果笔下的鸿篇巨著诠释地如此细腻深刻。旋律简单不仅是为了好唱、好听,而且容易让观众理解和记忆,从而受到广大观众的喜爱。



在《悲惨世界》中,每一个人物都有一种性格,这种性格可以用音乐表现出来,剧中不同人物的演唱曲调总有不同的音乐主题性,比如芳汀的主题、冉阿让主题、沙威的音乐主题等。通过不同主题来突显出人物鲜明的性格,人物的不同性格与各自的命运,冉阿让经过苦难磨练而对上帝的深沉敬仰,芳婷的纯洁与软弱,沙威的威严与冷酷,都很好的表现出来。

总的来说,背景音乐对于剧情的发展起了推动作用,当剧情发生变化,背景音乐也随之变化,并且反映了剧情的内容。音乐片段《At the End of the Day》,这首曲子的节奏很快,演员们的词也都很多,但同样的曲调、同样的节奏在两类人的演绎下表现出了不同的感觉。



与音乐剧《悲惨世界》的声名显赫一样,音乐剧《西贡小姐》也可以说是誉满全球。一部持续二十几年久演不衰的音乐剧所产生的影响巨大也是创作者所不曾料到的。

根据 “西贡小姐”网站的公告 (http://www.misssaigontour.com/) ,该剧在美国的巡回演出已于 2005 年十二月终止。然而,该剧巡回演出时的世界局势,特别是美国国内的局势,给该剧的上演赋予了更多意义,以及与时事之间的连带感。

一句话:音乐剧《西贡小姐》与《悲惨世界》不可撼动的音乐剧霸主地位毋庸置疑!



前沿艺术大师 | 法国著名作曲家克劳德-米歇尔·勋伯格和他的世界级经典音乐剧名作《西贡小姐》与《悲惨世界》赏析

前沿艺术大师 | 法国著名作曲家克劳德-米歇尔·勋伯格和他的世界级经典音乐剧名作《西贡小姐》与《悲惨世界》赏析

前沿艺术大师 | 法国著名作曲家克劳德-米歇尔·勋伯格和他的世界级经典音乐剧名作《西贡小姐》与《悲惨世界》赏析




【版权声明】

我们尊重原创。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部分文章推送时因种种原因未能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立即处理删除。

【特别提示】

转载请注明:文化艺术前沿



敬请关注带给你信息与资讯的微信公众号——文化艺术前沿

敬请关注带给你信息与资讯的微信公众号——文化艺术前沿

敬请关注带给你信息与资讯的微信公众号——文化艺术前沿




Copyright © 句容古典无调性音乐社团@2017